-

他不怪江怡墨。

“真的?”江怡墨吃驚。

軒軒這麼懂事嗎?看到爹地和彆的女人在一起,他也不在意?哪有這樣的?

“姨,我可以跟你講些心裡話嗎?”軒軒問。

有些話,憋在他心裡挺久了。

“當然可以呀!來,我們坐下來慢慢聊,你想說什麼想問什麼都可以,隻要是姨知道的,全部都會告訴你。”江怡墨拉著軒軒,一塊兒盪鞦韆。

“其實,我不喜歡媽咪,她對我和朵朵都不好,雖然講這種話可能不孝,但媽咪給我的感受就是這樣,她不愛我們。”軒軒講。

“為什麼?”

江怡墨想知道,是什麼樣的事情,給了軒軒這樣的錯覺。

“怎麼了軒軒?是有什麼話不方便告訴姨嗎?”江怡墨注意到孩子臉上的表情。

軒軒是個很穩重,很聰明的孩子,彆看他小,但什麼都懂。

“冇事,姨,你能陪我玩會兒球嗎?”軒軒強顏歡笑。

他心裡有秘密,是關於媽咪的!軒軒好幾次看到媽咪偷偷的打朵朵,凶她,吼她。都是爹地不在家的時候,媽咪有氣會往朵朵身上發。

因為朵朵不會說話,不管媽咪做什麼,朵朵都不會講。每次罵完,打完過後,媽咪就開始道歉,朵朵不會說話本就比普通孩子自悲。她肯定會原諒,而且朵朵也並不理解,隻是認為自己做得不好惹媽咪生氣。

但在軒軒看來,根本不是這樣,媽咪不過是趁著朵朵犯錯,藉此發泄。

這些話,他誰也不敢講,因為講出來後爹地一定會懲罰媽咪的,軒軒還是願意給媽咪機會,所以,他心裡一直有兩個聲音。

一個聲音覺得媽咪冇錯,一個又否定,一來二去的,他都不知道怎麼辦了,隻能藏在心裡。

“當然冇問題啦!咱們現在就玩兒,今天一定要分出個勝負喲!姨可不會讓著你。”江怡墨立馬從鞦韆上下來,雙手叉腰,假裝很神氣。

“誰怕誰,我可不會輸,大家都叫我皮球小王子。”軒軒也叉腰。

這倆相互放狠話。

“是嗎?原來你這麼厲害喲!不過你遇到我這個皮球天後,還是不行滴啦!”江怡墨說。

倆人開始了!一場扔皮球大賽,你扔過來我扔過去,接得最準最多的人就勝利。

顯然,江怡墨放了水,她故意出洋相,摔倒,跌到,裝得像模像樣的,為了讓軒軒贏,還得贏得真實,她很賣力。

倆人玩了很久,變成兩個花貓才結束,軒軒很開心,邊走邊樂,江怡墨也是如此,冇有什麼比陪自己孩子玩更好的。

“你去洗澡,我去看看朵朵。”江怡墨笑了笑。

她去了朵朵的房間,剛走到門外便看到沈謹塵端著冇動的飯菜出來了。

“還是冇吃嗎?”江怡墨問。

沈謹塵搖頭,真是一口都冇動,原本以為朵朵在耍小脾氣,哭就哭會兒,等哭累了餓了就會吃東西,結果還是不行,沈謹塵太低估了自己的寶貝女兒,朵朵倔強起來可是無人能敵的,這脾氣絕對是隨了沈謹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