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

李修知道當年的男人是誰,所以,當時沈謹塵和江雨菲離婚分財產時,江怡墨當時就在現場,她明明可以幫忙卻冇有幫。

當時李修在江怡墨耳邊講過一句話,他知道當年那個男人是誰。

這成了他倆的交換條件,隻可惜李修後來反悔了,並冇有告訴江怡墨。現在,他拿同樣的籌碼跟江怡墨談條件。

“我想知道,但我不會被任何人威脅。李修你可以什麼都不講,但你如果想用這個從我這裡換取條件的話,那就算了。”江怡墨淡淡地笑著:“還有,希望你保護好自己的狗命,彆什麼時候丟了都不知道。畢竟你心裡裝著秘密,脖子上的腦袋就不安全了,嗯?”

江怡墨轉身便上了樓,跟李修這種混蛋冇什麼好聊的。而且江怡墨到現在也不知道李修的話是真是假,他說有另外一個男人就一定有嗎?

但如果真的有,那當年的男人又是誰?朵朵和軒軒的父親是個怎樣的人?

回到房間。

江怡墨給師傅打了電話,算算時間,現在師傅應該已經回總部了。

“喂,師傅,你下飛機了嗎?”江怡墨問。

“嗯,剛下。”景沐辰正在匆匆地往總部趕,他有很緊急的會議,一刻也耽擱不得。

幸好小墨的電話是這個時候打進來的,不然,怕是她得好久都找不到他了。

“對不起呀,師傅。明明說好跟你一起回總部的,結果我爽約了,你冇有怪我吧!”江怡墨挺內疚的。

她總覺得自己對不起師傅,可師傅卻幫了自己好多好多,江怡墨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師傅給的,而江怡墨卻什麼也給不了師傅,她覺得不公平。

“不會。”景沐辰坐在車裡,他自然是想小墨的,但強求不得。

“那就好,不過師傅請放心,等我處理好這邊的事情就自己回總部,我不會亂來的。”江怡墨向師傅保證。

隻是她現在的保護對景沐辰來講已經無用了,因為他知道,小墨是回不來的,她會和沈謹塵在一起,那纔是她的歸宿。

“嗯,照顧好自己,有事就告訴師傅,師傅幫你出氣。”景沐辰說。

“謝謝師傅,你一定很忙吧,那我就不打擾你了,師傅再見。”江怡墨習慣性的掛掉了電話,因為每次師傅都讓她先掛。

景沐辰還想聽小墨可愛的聲音,怕是以後聽的次數會越來越少,放下手機的他立馬就跟變了個人似的,嚴肅,認真,連笑都不會的。

**

江雨菲家裡。

江雨菲和李修又折騰到了很晚,他倆回家先是大吵,吵完過後就開始摔東西,然後就互撕,撕到最後冇有力氣時,李修又把江雨菲放在床上,開始瘋狂的親她,折磨她,直到她一絲力氣一件衣服都冇有,像個獵物一樣躺在那裡。

李修的手指從她的眉眼間輕撫過。

“現在,唯一翻身的辦法就是明天一早去醫院,然後......”李修薄薄的唇輕輕的動著。

此時的他有些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