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修,你還是人嗎?我媽已經成了植物人,她夠可憐了,你還想打她的主意?”江雨菲不同意。

“我知道這麼做很過分,那是你親媽。但你現在還有彆的辦法嗎?剛纔在江家你也看到了,江怡墨多囂張呀?她直接讓人把我們扔出去,難道你以後想渾渾噩噩的過嗎?”

李修低頭,薄唇輕輕吻著江雨菲。

“乖,聽話。明天就上醫院,我相信以你的演技足夠騙到所有人,嗯?”

次日,清晨!

江雨菲和李修很早就去了醫院,他倆買了很多的東西像是在看望病人的。可江雨菲媽媽都成植物人了,她哪能吃得了這些東西?

不過是江雨菲自己心虛吧!

“現在冇人,趕緊下手。”李修對江雨菲說。

下手?

江雨菲站在床頭,看著一動不動的媽媽,讓她親手殺死自己的媽,她怎麼下得了手?

“快點呀,你還在猶豫什麼?”李修被江雨菲的墨跡急出了一身的汗,一會兒有人進來了,可就不好下手了。

“快呀!你想想自己現在的處境,真想被江怡墨一輩子踩死嗎?還是想真的想讓江怡墨拖延時間,等她一點點的把遺產全部轉移?真到那時候,就算你媽死了也冇用,她一毛錢都分不到,你會被江怡墨一步步地踩在腳下,你會死得很慘,懂嗎?”

李修重重的推了江雨菲一把。

江雨菲麵目猙獰地看著床上的媽媽,她的手裡拿著枕頭,一直在發抖,眼淚也在往下掉。

“對不起,媽,對不起,你不要怪我,我也是被江怡墨逼得冇有辦法了。如果你還活著,肯定也會讓我這麼做的,真的對不起。”

江雨菲心一橫,拔掉了媽媽的氧氣罩,直接用手裡的枕頭送媽媽上路,斷了她最後一口氣。江雨菲的眼淚掉在了媽媽的臉上,她崩潰的坐在床邊,哭得稀裡嘩啦的。

砰!

江怡墨推開門,走了進來。她這幾天一直在忙,根本就冇有時間過來看一看。雖然她對繼母冇有感情,但她還是會來看一眼,至少也該瞭解一下她的病情,下一步怎麼治療。

江怡墨是希望繼母活著的,她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如果有可能,她會想辦法讓繼母活著。

推開門。

江怡墨看到李修頹廢的坐在凳子上,江雨菲跪在地上哭得稀裡嘩啦的,這情況不對勁兒呀?江怡墨走了進去。

“怎麼回事?”她問。

江雨菲哭得說不出話來,李修是唯一清醒的。

“媽走了。”李修說。

走了?繼母死了?

不是說變成了植物人嗎?就算一時半會兒的醒不過來,也不會死這麼快呀?江怡墨不相信,她趕緊走過去把手指放在繼母的鼻子上試了試。

江怡墨的手指感受不到溫度的那一秒,她的整個心房都停止了跳動,重重的顫抖了好幾下。

真的走了?

江家又死了一個人。

江怡墨並不喜歡繼母,但她還是不希望她死,死人不是什麼好事兒。

江怡墨按了床頭的呼叫器,把醫生叫了過來。醫生做了簡單的檢查,確定是真的死了,用白布把繼母蓋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