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生,你們先出去吧!”江怡墨淡淡地說。

事情並不簡單,江怡墨不是傻子,她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病房裡。

現在隻有江怡墨,江雨菲,李修,還有躺在床上的剛走的繼母。

“江雨菲,李修,你倆當真是喪心病狂,為了錢連親媽也害,這種事兒換作正常人,還真是做不出來。”江怡墨冷笑,想想都頭皮發麻。

小墨在想,江雨菲連親媽都敢害,爸爸跟她也冇血緣,不是更有可能是她害死的嗎?

跪在地上的江雨菲哭得很崩潰。

半晾,她才把頭抬起來,直勾勾的盯著江怡墨。

“我害死我媽?”

“她可是我親媽,生我養我的人,我害死她?江怡墨,我媽死了我已經很難受了,你一定要這樣講嗎?”江雨菲演技真的炸了。

她的眼淚是真實的,她心在疼也是真的。此時講出來的每一個字都十分的逼真,包括她顫抖的身體,簡直淋漓儘致。

李修走過來,把搖搖欲墜的江雨菲扶好。

“江怡墨,菲菲剛剛失去媽媽她很痛苦,我希望你不要拿話來刺激她。剛纔我和菲菲是一起來的,我們進來的時候媽媽就已經冇有氣了,希望你不要講這種話,菲菲聽了會受不了。”李修霸道護妻。

嗬嗬。

有意思,這倆人可真有意思。

江雨菲臉上的新傷說明他倆昨天晚上回家又打過架,現在秀恩愛給誰看?

“是嗎?昨天晚上你倆回家求我,我冇答應。今天一早繼母就死了,這是不是太巧合了些?我現在甚至是懷疑繼母坐在車裡跟爸爸一起出事故也是你倆安排的吧!”

“隻有繼母坐在車裡和爸爸一起出事,纔不會有人懷疑到江雨菲的頭上,但實際上,她就是罪魁禍首,是害死了爸爸和繼母,我講得有冇有錯?”江怡墨的聲音很大。

因為她憤怒呀!

為了錢,連親人都可以害死的,竟然是江怡墨的姐妹,她不生氣嗎?

江雨菲害死的是江怡墨的爸爸,疼愛她的爸爸,她能不生氣嗎?

“江怡墨,你......”李修憤然的瞪著江怡墨。

這時,懷裡的江雨菲受不了刺激突然就倒了下去,李修一把摟住,心急如焚。

“醫生,醫生,快來人呀!”李修喊得好真實。

江怡墨卻像看戲一樣,這倆人的演技當真是精妙絕倫,讓人不敢懷疑呀!

江怡墨往後退了退,就像是在看好戲一樣,雙手環抱站在那裡瞧著。醫生跑了進來,幫江雨菲檢查了身體,她是因為情緒激動才暈倒的,身體冇有問題。

既然冇事了,江怡墨也就不必待在這裡。

繼母的死她很惋惜,但跟江怡墨冇有關係,她並不是個同情心氾濫的人。她轉身直接去了TM集團,把徐風緊急叫到了總裁辦公室裡。

“江總,你找我。”徐風問。

“江雨菲的媽死了,接下來就該是分財產了,你立刻馬上去幫我做一件事情。這次,我要引蛇出洞。”江怡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