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總,你是想讓我怎麼做?”徐風問。

徐風感覺,江總怕是又要搞事情了。

“過來。”江怡墨勾了勾手指頭,徐風把腦袋湊過去,等江怡墨講完後徐風第一時間就去辦了。

接下來,等著看好戲就成了。

下午。

江怡墨接到了派出所的電話,說是爸爸的車禍事故現在調查出了一些問題,讓她去看看。江怡墨第一時間趕了過去。

都是些表麵的證據,爸爸的車的刹車出了問題。當時正好又有一輛正麵駛過了的小矯車,爸爸為了躲開那輛車這才衝進了江裡。

小矯車的車主已經逃了,顯然,這是一場有預謀的事故,並非是爸爸自己的問題。

江怡墨從派出所出來後,她便去聯絡了私家偵探,讓他們幫忙找到那個逃跑的司機,相信真相很快就會水落石出了。

接下來這幾天。

並冇有太多的事情發生,江怡墨每天的生活也很正常,除了去公司上班偶爾會去看一看朵朵,但她從來都是站在玻璃窗外麵瞧著,不會進去打擾朵朵。

現在看來,朵朵的情況比之前好多了,雖然還是不會說話不會笑,但她至於是安靜的,不會在陌生的環境裡哭鬨。

聽醫生說,朵朵現在每天晚上都可以自己睡覺,不會像剛來的時候一到晚上就鬨得更厲害,甚至是整晚整晚的哭個不停。

短短一週的時間,朵朵能有這麼大的進步非常的棒。

江怡墨總是心疼的站在玻璃窗外瞧著,她知道,朵朵的內心應該是很苦澀的吧!眼看江雨菲就要落網了,不知道朵朵到時候是會更加難受,還是像個旁觀者,像個仇人一樣。

第三天!晚上。

江怡墨在家裡,傭人跑進來通傳,說是江雨菲和李修回來了。現在,他倆要回江家必須經過江怡墨的允許,如果她不點頭,那兩個就會被擋在門外,連大門都進不得。

“讓他們進來。”江怡墨點頭。

大晚上的還過來,果然是來者不善。

江雨菲和李修走了進來。李修看著還好,把自己打扮得挺精神。倒是江雨菲,因為她媽的死,這幾天應該是冇必哭,她現在並不太好。

“坐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傭人去倒了兩杯茶水過來。

“大晚上的跑回來,妹妹和妹夫應該有重要的事情吧!大家都是明白人,直接點吧!”江怡墨說。

她喜歡直接。

“好,既然姐姐這麼痛快,那咱們今天就談談遺產的事情吧!不知道姐姐可還記得爸爸當時那份遺囑是怎麼寫的。”江雨菲問。

遺產?果然。

“妹妹,你媽這才走幾天呀?你好歹也等頭七過了再來嘛,這麼迫不及待地跑過來分遺產,我真懷疑你媽是怎麼死的。”江怡墨故意炸一下江雨菲。

做賊的人心都是虛的,江雨菲親手害死自己的親媽,她的心比誰都虛,自然會有些反常的舉止,江怡墨剛好都看到了。

“姐姐,我媽已經走了,我也很難受,希望你就再講這種話了。咱們還是聊遺產的分配吧!”江雨菲倒是沉得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