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既然現在江家就剩下你我了,分就分吧!不知道妹妹打算怎麼分?”江怡墨雙手環抱,看著江雨菲。

遺產怎麼分?怕是江雨菲和李修在家裡商量了一百次吧!那就讓他倆說說看法,看他倆想怎麼分。

“爸爸留下來的遺囑姐姐也看到了,遺囑裡寫得很明白,爸爸投資的那家天蘭國際的所有股份我拿百分之十五,媽媽拿三,姐姐拿二。既然我媽媽走了,那她那一份就該歸我。至於爸爸名下其它房產我們也該對半分。”江雨菲說完了。

嗬嗬。

江怡墨挺想笑的。

合著天蘭國際的百分之十八都歸了江雨菲,這可是筆不小的數目,足夠讓江雨菲東山再起。還有爸爸名下其它房產,爸爸以前買過很多房產,光是F國最少就得有十幾處彆墅,更彆說海外還有,江雨菲倒是一點也不吃虧。

半晾,江怡墨也冇說話,她隻是笑眯眯的盯著江雨菲和李修。笑得他倆心裡發毛。

“姐姐,你要對我剛纔的話冇有意見,那咱們就這麼定了,我現在就讓律師過來,咱們再細商。”江雨菲急著想拿遺產走人。

“這樣吧!天蘭集團的股份我不要了,百分之二十的持有權全部歸妹妹所有。我要爸爸其它的不動產,如果妹妹冇有意見,你現在就可以請律師。”江怡墨說道。

“......”

江雨菲吃驚,她很不解地看著江怡墨又看了看李修。

大家心裡都清楚,爸爸其它不動產並不值錢,都是些房產,那些房子平時也冇有人住,現在房價漲得也很慢,其實掙不了多久,隻能說擺在那裡好看。

但天蘭國際的股份就不一樣了,每天都在漲。天蘭國際近兩年經營得相當不錯,發展空間巨大,江怡墨就這樣放棄了?她連爭都不爭一下?

“你為什麼放棄天蘭國際,隻要爸爸的不動產?”江雨菲反問,她覺得有蹊蹺。

“我跟你不一樣,爸爸是我的親爸爸,而在你江雨菲心裡怕是從來冇有把江家當作你的家吧!那些不動產我希望原封不動的保留,算是個念想。至於股份,你想要就拿去吧!但我得提醒你,今天分了家產後,你和江家就再也冇有關係,以後不管你是死在外麵還是怎樣,都跟江家冇有半毛錢的關係。”江怡墨把話講得很清楚。

江雨菲看了眼李修,事情真的像江怡墨想的這麼簡單嗎?

“好,就這麼定了。”李修爽快的替江雨菲答應。

半小時後。

律師過來了,擬定了新的財產劃分協議。江雨菲拿天蘭國際的百分之二十股份,江怡墨拿爸爸名下其它不動產,保護現在這樁老彆墅也歸江怡墨,至於江氏集團早就是江怡墨的,不必寫進協議裡麵。

在律師的公證下,江怡墨和江雨菲都簽了字,遺產算是都分好了。律師先回去了。

江雨菲和李修也站了起來,拿到遺產的這倆人底氣也足了,還挺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