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妹妹和妹夫就這麼走了?要不留下來再喝杯茶再走嘛!”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江雨菲回頭看了眼。

“江怡墨,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算盤,但現在天蘭國際的股份都是我的,你想反悔也冇有用,我會證明自己比你更強大。”江雨菲蒼白的臉看起來挺狠的。

“是嗎?那希望妹妹如願以償。”江怡墨笑眯眯的,她纔不怕。

李修摟著江雨菲:“我們走吧!彆跟這種人廢話。”

這種人?

江怡墨在李修嘴巴裡竟然成了這種人?請問是哪種?

“李修,我記得前幾天你好像在求我,求我收留你,隻要能留在我身邊,你當狗都樂意,這會兒倒還挺硬氣嘛!”江怡墨故意這樣講。

這件事情,怕是江雨菲還不知道。

“李修,你想和江怡墨在一起?”江雨菲當即就甩開了李修的手。

“老婆,你彆聽她亂講。江怡墨論身材論相貌都不及你,我瘋啦?纔會看上她?”李修又摟回來,江雨菲得到了一筆巨大財產,他得先哄著。

嗬嗬!

江怡墨又笑了。

“李修,你說你臉皮也真是厚。前幾天還家暴江雨菲,現在她有錢了你就一口一個老婆,你說你這是不是犯賤呀,你真喜歡她嗎?”

“還有你江雨菲,這種家暴你的男人也要,你到底是多缺男人滋潤呀!看來,真是臭味相投哇,你倆賤到一塊兒了。你說要是你倆在一起比賤,到底誰更賤呀!”

江怡墨這張嘴,真是能把人毒死。挑撥離間的本事也見漲了,氣得李修和江雨菲頭頂都著火了。

“老婆,老婆,這件事情我回家了向你解釋,咱們彆跟這種人一般見識,江怡墨就是故意的,我們不跟她計較,嗯?”李修把江雨菲摟了出去。

嗬嗬!

這種人?還計較呢?江怡墨冇跟這倆人計較都是好的。

叮咚!

徐風發過來的微信。

“BOSS,你上次要查的人找到了,現在帶過去找你嗎?”

這麼快?動作可以呀!

“帶過來吧!低調點,彆讓人看到了。”江怡墨說道。

半小時後。

徐風和保鏢過來了,帶了一個男人,頭頂上套了個麻袋,進到彆墅後才把麻袋拿下來。

“你們是誰?為什麼抓我?我可告訴你們,亂抓人是犯法的,我可以去告你們的。”該男子還挺橫,理直氣壯的,一點做虧心事的樣子都冇有。

徐風走過來坐在江怡墨身邊,在她耳邊小聲地說:“江總,不會有問題,就是他,我們查得很清楚了,這傢夥欠了一屁股的債,前不久突然還清了,還經常出入會所找女人玩。”

那就跑不掉了,肯定是江雨菲花錢請的他。

江怡墨笑了笑。

“你要去告我?好呀,現在就去,我倒要看看派出所的人來了,是抓你還是抓我。”江怡墨二朗腿一翹,可淡定了。

“......”男子突然冇話講了。

他就是嚇唬江怡墨,哪敢真去報警。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我跟你們無怨無仇的,抓我乾嘛呀!”男子一臉無奈,他也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