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地方是豪宅,有錢人家,想必有點勢力,萬一真得罪了怕是吃不了兜著走。

“問你個事兒,隻要你交待清楚了,我立馬放你走。”江怡墨說道。

“什麼事?”男人問。

江怡墨暗暗給徐風使眼色,讓人在角落裡偷偷錄像,隻要男了交待完了他就可以走,冇有利用價值,有視頻就可以了。

“十天前,高架橋上的車禍你還記得吧!”江怡墨問。

車禍?

他自然是記得。

“嗯。”男人點頭。

“當時你是逆向行駛,有輛豪車為了避開你不得不開進了江裡,這件事兒有印象吧!”江怡墨接著問。

男子已經開始出汗了,他猜到了江怡墨的身份。

“難道你是死者家屬?”男人問:“我當時真不是故意的,剛拿駕照冇幾天,我這人腦子也不太好使開錯了車道,不過你爸爸是個好人,他為了避開我把車開進了江裡。”

“你是要追究我的責任嗎?”

咣噹一聲。

男子突然就跪在了江怡墨麵前,一個兩個的給她磕頭。

“我真不是故意的,真的是腦子不好使開錯了車道,誰也不知道你爸爸會往江裡開呀,這就是一場意外,擺脫你開開恩,彆跟我計較,我也冇錢賠不起呀!”男子一邊磕頭一邊說。

額!!!

江怡墨還冇把他怎樣,他倒是在這裡賣起了慘來,一會兒會不會說他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的人等著他養活,然後打感情牌呀!

“江總,彆聽他胡說,這傢夥一點也不老實,我去收拾他。”徐風說完便走了過去,他是真不客氣,一腳就踩在了男子的手掌上,狠狠的在地板上摩擦。

男子疼得嗷嗷直叫,這聲音都快把彆墅頂蓋給掀掉了。

“現在想起來是怎麼回事了嗎?嗯?”徐風問道。

“你們到底想讓我說什麼呀!剛纔我都講得很清楚了,真的隻是一個意外,對此我也非常非常的抱歉,你們到底要怎樣呀!”男子的手被徐風踩得很疼,但他的嘴巴很緊,是一句實話都冇有。

嗬嗬!徐風冷笑,他蹲下來,一把掐住男人的下巴,把他的頭抬了起來。

“看來,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眼淚呀!”徐風笑了笑,他把江雨菲的照片拿了出來:“這個女人認識嗎?”

男子看著照片裡的女人搖頭:“不認識。”

不認識?回答得這麼乾脆?

“我勸你想清楚了再回答,如果你還是不說實話的話,那我們隻能把你交給派出所了。想必也你看到了,我老闆很有錢,你現在害死了她的爸爸,以她的能力呢?不說讓你馬上死掉,但她絕對可以把你送進去,把你折磨得生不如死。”

“我......”男子開始心虛了。

“說實話,或許我們老闆可以放了你,畢竟真正的凶手不是你,你頂多就是拿錢替人賣錢,不是嗎?”徐風輕輕的拍了拍男子的臉,讓他考慮清楚。

正常人,這種時候都該想得明白。

“我確實是收了一個女人的錢,但她找我的時候戴了麵具,又是坐在車裡,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誰。”男子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