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不說實話?看來你是真的想進去了。”徐風冷笑。

他身後的保鏢走了過來,直接把男子架了起來,這是要揍人的節奏。

“我講的都是實話,確實不是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她也不可能把這種事情告訴我呀!”男子說道。

看他的反應,倒是挺真實的。

徐風走過去問江怡墨。

“江總,看他講的也挺真的,不像是在騙人。現在怎麼辦?”

江怡墨當然看得見,這個男人隻是一枚小棋子,他不知道江雨菲的計劃也是正常的。這時,江怡墨站了起來,她走過去。

“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認真回答清楚後就可以走了。”江怡墨說道。

男子被江怡墨的氣場嚇到了,她說什麼他都會點頭。

“我爸爸的車禍並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早有預謀,而你就是被收買的那個人,對不對?”江怡墨言辭犀利。

“是的。”男子回答。

“收買你的人給了你一筆足夠多的錢,雖然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但她是個女的,年紀跟我差不多,對不對?”江怡墨又問。

“是的。”男子想了想,年紀應該是差不多的。

“好,你可以走了。”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就這樣嗎?你不追究我的責任?”男子很詫異。

他以為江怡墨會把他送進去,再不濟也該教訓他一下,結果就這麼放了?死的可是她的親爸爸呀!

“怎麼,你是希望我追究你?”江怡墨冷言。

“冇有,冇有。謝謝,謝謝。”男子拔腿就跑,跑得飛快,冇有人想跟這種事情掛上關係。

徐風走了過來。

“江總,你就這麼把他放了?”徐風覺得,這個男人還是挺重要的,留著或許有用。

“不放了難不成留在家裡讓他白吃白喝嗎?倒不如放出去活動活動,說不定可以引蛇出洞,派人跟著他,看他跟誰聯絡。”江怡墨心裡早有主意。

徐風聽完秒懂。

“BOSS,高明呀!他這跑出去怕是會去找江雨菲,再讓江雨菲知道我們找到了這個男人,他倆這一聯絡不就成了?BOSS厲害呀,果然是老謀深算。”徐風不得不服。

“老謀深算?”這個成語是用在她身上的嗎?為什麼江怡墨覺得徐風在罵人。

“足智多謀,嘿嘿。”徐風抓耳撓塞的,怕BOSS生氣又拿他開刀。

“去忙吧!”江怡墨淡淡地說:“對了,我交待你的另外一件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正在進行中,應該冇有問題。”徐風回答。

“我要的不是應該,是一定不能出問題,懂嗎?”江怡墨好嚴肅。

“BOSS,我明白。”徐風跑了出去,他還得去辦正事。

江怡墨重重的歎了口氣,她去二樓爸爸的房間裡。爸爸的牌位一直立在那裡,江怡墨每天晚上回家都會給爸爸上一隻香。

“爸,害你的凶手很快就會找到,女兒不會放過她的,那個人必須要為她的行為付出代價。”

“爸,你在那邊還好嗎?小墨好想你。”

嘩啦,江怡墨的眼淚直接掉了下來,她想爸爸了,想媽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