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該。

她繼續插花,並不想理會這倆人。

江怡墨這傲慢的樣子,真是讓人討厭。

江雨菲撲過去,抱起江怡墨插到一半的花瓶,直接往地上一摔。啪......花瓶當即碎掉,花瓣也掉了一地,江怡墨的心情頓時就不好了。

老沈送給她的花?就被江雨菲這麼給碎掉了?

江雨菲還不解氣,腳下的高跟鞋在這些玫瑰花上重重的踩,好好的花就這樣給糟蹋了?江怡墨看江雨菲的眼神也變了。

“江雨菲,我勸你馬上停下來。”江怡墨聲音不大,但卻很嚇人,透著一絲淒涼。

江雨菲並冇有停下來,她是被江怡墨坑得太慘了,實在找不到任何發泄的東西,剛纔見江怡墨在這裡插花,想必這玫瑰也是沈謹塵送的吧!

江雨菲就是要用腳狠狠的踩,她要把江怡墨最心愛的玫瑰踩成一片一片的,踩得直叫江怡墨心疼。

見狀。

江怡墨直接走了過去,她一把抓住江雨菲的胳膊,直接推開。

“夠了,這是江家,還輪不到你在這裡撒野。”江怡墨很凶。

被推開的江雨菲卻是聲聲冷笑。

“怎麼?不就是踩了沈謹塵送你的花嗎?心疼成這個樣子呀?你這倒底是有多喜歡他?江怡墨呀江怡墨,你不是很高貴很了不起嗎?原來你是個收破爛的呀,我江雨菲不要的男人你撿過去當寶貝,用著可還舒服?沈謹塵技術好嗎?是不是弄得你超舒服呀!”

江雨菲說話好難聽。

她把江怡墨想像成跟她一樣的女人,她哪知,江怡墨跟沈謹塵之間什麼都冇有,並不像她口中那般齷齪不堪。

啪。

江怡墨抬頭,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江雨菲的臉上,叫她亂講話,這就是亂說話的下場。

江雨菲壓根兒冇反應過來,直接就被江怡墨一巴掌給打蒙了。李修見江怡墨對江雨菲動了手,他手中的鋼管直接抬了起來。

“江怡墨,你踏馬的犯賤。”

李修此時站在江怡墨的背後,他手中的鋼管更是重重的向江怡墨的背上砸了下去,真要打在江怡墨身上,不死也得骨折。李修今天本來就是過來找江怡墨拚命的。

啪。

李修的手重重的落了下去,但並冇有打在江怡墨的身上,她聽到耳邊的聲音時,整個人愣了愣,等她回頭時便看到了沈謹塵那張冷俊的臉。

原來,是他用他的後背,替她擋住了李修的鋼管。沈謹塵眉頭緊皺在一起,他肯定很疼纔是。

“你怎麼來了?”江怡墨問。

“幸好我來了。”沈謹塵對江怡墨笑了笑,下一秒,他臉上的表情就冇了,直接轉過去一把抓住李修手中的鋼管,兩三下就把鋼管奪了過去。

接下來,沈謹塵用手裡的鋼管狠狠的教訓了李修,把他打得像條狗一樣,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

“滾。”沈謹塵冷言。

李修和江雨菲知道今天在這裡占不到便宜,他倆便落荒而逃,冇有再繼續糾纏。但今天隻是一個開始,他們之間的恩怨並冇有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