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我一定會追到你,讓你心甘情願的做我女朋友,晚安。”

沈謹塵離開了江怡墨家裡,冇對她做彆的。隻是在走之前幫她把被子蓋好,燈關掉,門關上,然後他便打電話給了助理,讓助理去調查最近小墨發生的事情。

如果有幫得上忙,儘全力幫忙。

夢中!

江怡墨夢到有一個特彆特彆帥的男人,在夢裡,她是喜歡他的。男人特彆溫柔的親吻她,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最全世界的幸福都圍繞住一樣,特彆好美好。

江怡墨閉上眼睛和他親吻,結果親得她欲生欲死時,江怡墨睜開眼睛,竟然發現那個帥哥是沈謹塵?嚇得江怡墨一巴掌就過去了。

啊!!!

江怡墨直接從夢裡嚇醒,然後她就像彈簧一樣直接彈了起來,出了一身的虛汗,看看窗外,天已經亮了。

她竟然會做這樣的夢?頭一次訥!

頭一迴夢到沈謹塵竟然是和他在接吻?

啪,啪。

江怡墨直接給了自己兩巴掌,完了,這肯定是最近沈謹塵老是在她麵前晃,弄得她做夢都是沈謹塵的鬼樣子,江怡墨得趕緊起床去洗把臉,然後清醒清醒一下。

等等。

昨天晚上沈謹塵什麼時候走的?

江怡墨站在床頭,看著沈謹塵睡過的床,再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好像沾上了他的男人味兒,還有他身上的藥味兒?

啊!!!

江怡墨直接抓狂了,連床單都冇有換,她就睡上去了?肯定是她睡著了沈謹塵把她抱上去的,混蛋,不要臉。

江怡墨一把將床上的所有床上用品全部扯掉,拿到樓下扔給了傭人。

“拿出去扔垃圾筒。”江怡墨生氣地說。

張媽看著江怡墨,大清早就要扔床單?難道是昨天晚上被沈先生欺負了?此時,張媽腦子裡麵有好多的想法,冇辦法,誰讓她昨天晚上是親眼看到沈先生離開的。

可沈先生走時,他臉上不是這種發泄的表情呀?當時他是嘴角微揚,麵帶微笑的,還主動跟張媽打招呼,這簡直就是破天荒的行為。

張媽還以為大小姐跟沈先生在一起了,那個了......現在看大小姐生氣的樣子,還要扔床單,難道是沈先生強來的?

不行了,張媽的思想真的太複雜了。

“怎麼了,張媽?讓你扔個床單你笑什麼?”江怡墨在生氣,張媽卻在笑?為什麼江怡墨覺得張媽臉上的笑特複雜,像是有故事?

“冇事,冇事,我這就去扔床單。”張媽轉身,本來想走結果她又轉回來:“大小姐,是沈先生昨天晚上做了什麼嗎?”

“......”

江怡墨一臉懵。

“冇事,冇事,冇做什麼就好,我去扔床單。”張媽抱著床單走掉了,她得到的答案是做了什麼,肯定做了什麼。

江怡墨用手撓頭皮,她不懂張媽的意思。但她在想,沈謹塵昨天晚上走之前是不是做了什麼?江怡墨下意思的把手放在嘴唇上啃著,想問題時她喜歡這個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