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猜的。”景沐辰淡淡地說。

這哪是猜的,明明就是他一直坐在書房裡等小墨起床的時間,他掐得可準了。總是口是心非的他也隻能甘心當綠葉了,這是他的選擇,雖然難受但並不後悔。

“那師傅猜得還真是準,嘻嘻。”江怡墨笑得好開心。

“聽說你最近對付了天蘭國際,現在江雨菲已經一無所有,你下一步是不是打算讓她認罪?”景沐辰問。

他太擔心小墨,纔會時時盯著。

“真是什麼事情都瞞不過師傅的眼睛,是的,我是這樣打算的,應該就這兩天的事情吧!”江怡墨說。

“師傅擔心你這幾天會遇到危險,已經派人過去了,會有人二十四小時保護你,隻要你有危險,他們會第一時間出現。”景沐辰說。

他是專門打電話告訴小墨這件事情,並不是讓小墨記住她的好,而是提醒她一定要當心,狗急都是會跳牆的,現在的江雨菲和李修,就如同兩隻瘋狗一樣。

江怡墨想把他倆弄死,在死之前,怕是他倆得掙紮一樣,最容易受到傷害的就是小墨,她的生命安全高於一切,景沐辰不可能看著她有任何危險。

“謝謝師傅,其實我有能力保護好自己。”江怡墨打心底裡感謝師傅。

“保護你不是應該的嗎?以後不許跟我說謝謝,嗯?”景沐辰不喜歡謝謝兩個字。

會讓他覺得,他和小墨的關係越來越遠,就像他倆現在的距離一樣,隔著十萬八千裡,即便是思念彼此,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那份思念才能飄過去。

“師傅,其實你真的不用保護我,也不用把重心都放在我身上。我知道你是因為媽媽的死很愧疚,你想替她保護好我,可我現在真的很好,也有能力保護好自己。你可以活得更輕鬆些,比如......”交個女朋友之類的。

有些話,藏在江怡墨心裡挺久了,她知道師傅喜歡自己,她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但小墨對師傅隻有恩情和親情,前五年,她一直認為師傅是箇中年男人,在他麵前冇大冇小的,那份情不是愛情也愛不上。

現在師傅變年輕了,小墨同樣也愛不上,但她會和師傅一直保持這樣的關係,她希望師傅也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

“小墨,還有件事情需要跟你商量。”

景沐辰打斷了小墨的話,他不喜歡聽這些。

“啊!什麼事?”江怡墨突然被師傅叉開,心裡怪怪的,是她今天的話太多了,讓師傅不開心了嗎?但她講的是實話呀!

師傅又不是長得太醜冇有人要,隻要他想娶,全世界的美女隨便他挑選呀!

“跟朵朵有關係。我朋友最近有事情不得不回國,他冇有辦法繼續待在F國,所以我想跟你商量,讓朵朵跟著他一起出國繼續接受治療。”景沐辰說。

朵朵?

江怡墨的心立馬就沉了下去。

讓朵朵出國治療?可她才五歲呀,這麼小的孩子,讓她跟個醫生出去,也冇有家人陪著,這怎麼能行呢?彆說江怡墨不同意了,就是沈謹塵也不會答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