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了,朵朵的事情怎麼辦?不能讓她一直絕食呀!”江怡墨站了起來。

沈謹塵沉默!他不知道。

“我提個建議你彆生氣,要不讓江雨菲回來吧!畢竟她是朵朵的媽媽,隻要她回來,所有問題都解決了。”江怡墨說。

這種事情,不該江怡墨管,而且讓江雨菲回來正如了她的意,這一切本就是江雨菲設計的,她知道孩子離不開媽媽,故意教唆朵朵。

但江怡墨看不下去,她纔是朵朵真正的媽咪,她得為孩子負責,不能看著朵朵絕食不管,她太小了,身體抗不住的。

“不可能。”沈謹塵態度很堅定。

“難道你真想看到朵朵出事過後才肯鬆口嗎?江雨菲或許是有問題,但你們是夫妻,難道你想跟她離婚不成?”江怡墨說。

離婚兩個字,從她嘴裡冒出來,味道就變了,如果讓其它人聽到,怕是得誤會江怡墨教唆沈謹塵離婚。

“這不是你該管的。”沈謹塵轉身,出去了。

臉色很沉,冷冰冰的,但江怡墨懂,她這是問到沈謹塵心坎裡了,怕是他早就想離婚了吧!如果不是因為兩個孩子,他應該一早就讓江雨菲滾了。

所以,這些年,他完全是看在江雨菲生了兩孩子的份上,纔會讓她留在沈家,隻要不觸碰到沈謹塵的底線,他都不會怎樣。

最近江雨菲越來越過分,她對孩子不聞不管,反倒還利用,這是沈謹塵的底線,他自然就發飆了。

江怡墨坐在沙發上,盯著沈謹塵轉身的背影,他的背影很孤單。

她在想,如果哪天真相大白,她把孩子奪走了,沈謹塵將會變得一無所有,那時,他又該如何?他心疼了五年的兩個孩子不是他的,這種打擊換作任何人都承受不了。

不管沈謹塵多強大,他應該都受不了吧!

而那一天,早晚會發生,因為朵朵和軒軒是江怡墨的孩子,她是肯定會奪走的。

江怡墨坐了會兒,便離開了書房,剛走到朵朵的房間外麵,便看到傭人出來了,她小心地把門關好。

“睡了嗎?”江怡墨問。

“小小姐已經睡了,怕也是折騰累了,隻是一口都冇吃,不知道半夜會不會餓醒。”傭人很擔心。

朵朵就是這個家的小祖宗,誰能經得起她折騰呀!

“沒關係,我守在這兒吧!她半夜醒了我盯著,辛苦了。”江怡墨對傭人很客氣。

“那麻煩你了,盯緊點兒,千萬彆讓小小姐再哭再鬨,不然沈先生真得發脾氣了。”傭人告訴江怡墨。

“好,我懂。”

江怡墨去了隔壁房間,她坐在沙發上玩手機,門一直開著,怕朵朵晚上睡醒後哭鬨聽不清,她不敢睡覺,困得不行時就掐自己,一整晚都是這麼過來了。

到天快亮時,朵朵也冇什麼動靜,江怡墨才稍稍的眯了一下。

“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小小姐暈倒了,快來人呀!”

過道裡傳來的聲音,很吵,江怡墨揉著眼睛走了出去,看見幾個傭人在朵朵房間裡進進出出跑得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