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如果那個人是沈謹塵的話,應該就不會吧!所以,他還是更願意相信江怡墨喜歡的人是沈謹塵,因為她對他和對沈謹塵真的是兩種態度。

下午!

江怡墨接到了沈謹塵的電話,他特意提前下班去江氏集團接人,結果並冇有等到江怡墨,隻好打電話,問她在哪裡。

“我在TM集團。”江怡墨尷尬的說。

她根本就冇有告訴沈謹塵,她不在江氏工作,她一直在TM集團。

“你在TM集團做什麼?”沈謹塵臉一沉,直接掉車頭,以最快的速度開了過去。

“見麵再說。”江怡墨直接掛了電話,和許濤一起往公司外麵走。

“沈謹塵?”許濤問。

“嗯。”江怡墨冇笑。

“看來,他對你還挺上心的。”許濤這話聽起來酸酸的。

說好了跟小墨做朋友呢?他怎麼總是在吃醋?

“不是你想的那樣。”江怡墨微笑,她很敞亮,也冇有秘密。

她跟沈謹塵也確實冇有什麼,所以,自然是一副問心無愧的樣子。

剛走到集團正門,沈謹塵的車便停在了那裡,他從車裡看到江怡墨和許濤站在一起,頓時臉就黑了。聯想到早上江怡墨的電話,難道真是許濤打的?

情敵見麵,分外眼紅呀!

沈謹塵霸氣的推開車門,直接從車裡走了出來,單手插兜的他霸氣十足的走到江怡墨麵前,光是他這殺氣騰騰的氣場,分分鐘把許濤給秒了。

江怡墨和許濤臉上的表情都是一樣的,他倆莫名其妙的看著沈謹塵,眼睛都不眨一下。

下一秒。

沈謹塵卻是直接把江怡墨摟進了懷裡,相當的霸道,這是在宣示他的主權,江怡墨是他沈謹塵要追的女人,其它男人追都不行。

“想去哪裡吃飯?”沈謹塵低頭,特溫柔的問江怡墨。

咦,江怡墨起一身的雞皮疙瘩,根本不知道沈謹塵在搞什麼鬼。剛纔看他好像一副生氣得要死的樣子,現在又溫柔得要死,他是心理有問題嗎?還是人格分裂?

“不是說地點你挑嗎?”江怡墨抬頭,看著他。

沈謹塵摟著江怡墨的腰,帶走她:“這不是怕你不滿意嘛!”

“......”

許濤都聽到了,也都看到了,默默的離開,獨自去紮心吧!

沈謹塵特紳士的幫江怡墨打開車門,等他倆都坐上車後,沈謹塵的臉色立馬就變了,凶巴巴的樣子讓江怡墨不舒服。

“你跟許濤是什麼關係?”沈謹塵問。

什麼問題?

江怡墨為啥會覺得此時的沈謹塵特彆可笑叫?什麼關係跟他有關係嗎?還一副生氣得要死的樣子,弄得好像江怡墨跟誰接觸在一起還要經過他允許似的。

“就那關係唄!”江怡墨特無所謂的坐在車裡,真的是一臉的無所謂,故意講這種模擬兩可的話氣人。

那關係?

在一起了?

沈謹塵直接炸鍋,刷的一下把臉湊了過來。

“許濤一看就不是個好人,你跟他在一起?怎麼,想被人占便宜呀!還是你真想趕緊把自己嫁出去,是個男人都願意呀!”沈謹塵是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