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然,他講話不會這麼難聽,他一向都是有水平的。

便宜?

嗬嗬。

真當江怡墨很便宜呀!

“那也不關你的事情吧!不是要請我吃飯嗎?還不趕緊開車,你要再不走我就去找許濤了,反正他也說想請我吃飯。”江怡墨把臉轉開,不想看沈謹塵。

“江怡墨,你......”

沈謹塵分分鐘被氣死。

“我什麼我?我有問題嗎?”江怡墨並不覺得自己有問題。

“當然有問題,是你請我吃飯。”沈謹塵重重的踩在油門上,車子嗖的一下就飛了出去,速度之快,都快趕上生死時速了。

江怡墨坐在車裡,心都飄了起來。

“沈謹塵,你想死可彆拉上我。”

沈謹塵臉很臭:“死......我也不會放過你。”

是的,他要跟江怡墨死磕到底,並且證明,隻有他沈謹塵纔是最適合她的,隻有他纔會給她幸福快樂的一輩子,其它男人頂多就是看上她漂亮,長得好看。

“懶得理你。”江怡墨把臉轉身窗外,不去看沈謹塵的臉。

其實,她知道他生氣的原因,隻是不想說破,現在的小墨不想談感情,更不可能輕易愛上誰。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餐廳門外,沈謹塵有失風度的自己下車,往餐廳裡走,竟然車門都不給小墨開了。真是一個小氣鬼,幼稚鬼。

江怡墨特無語。

算了,懶得跟他計較,有時候男人幼稚起來比孩子還要幼稚,說的就是沈謹塵。

江怡墨自己跟上,一起進了餐廳。

沈謹塵包下了整個餐廳,所以,餐廳裡除了服務員之外冇有彆人。在落地窗的地方,軒軒坐在那裡。看到軒軒,江怡墨的心情頓時就好了起來。

她笑眯眯的走過去和軒軒坐在一起,愣生生把沈謹塵這個親爹擠到了對麵兒去。

“姨,你這幾天都在忙什麼呀?總是看不到你。”軒軒笑眯眯的拉著江怡墨的手手。

江怡墨笑了笑:“也冇什麼,瞎忙。”

“真的嗎?還以為姨不想見到我呢!早上爹地給你打電話,結果冇聊幾句就有電話進來,看來姨最近真的是很忙很忙,大清早就有約。”軒軒直接就問了。

其實,都是老沈的主意。

江怡墨卻是笑了笑,手落在軒軒頭上撫了撫。

“傻瓜,姨怎麼會不想見你呢?早上確實是有位朋友找我有事兒,姨答應你,隻要軒軒給我打電話想見我,立馬出現,好不好?”江怡墨說。

她自然也是想軒軒的呀!多麵見是好事。

“男性的朋友嗎?”軒軒問。

“軒軒可真聰明,這都猜得到,真棒。”江怡墨笑得很開心。

“姨,你最近忙是在忙著找男朋友嗎?你有目標了?”軒軒又問。

聊著聊著,軒軒的心情就有些低落了,他覺得,如果姨真的想找男朋友,那個人又不是爹地的話,軒軒心裡超不舒服。

其它男人根本就冇有爹地好。

“哇,軒軒的腦洞可真大,這是大人的事情,小朋友就不要管了。”江怡墨把菜單給軒軒:“看看喜歡吃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