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冇有拿筷子,隻是雙手撐在下巴把嘴巴張開了。

“啊!你餵我。”

喂?

沈謹塵被江怡墨嚇了一跳,果然是喝酒了呀。這要是平時正常的時候,江怡墨怎麼可能讓他喂東西吃?他冇有拒絕,把筷子伸進了江怡墨的嘴巴裡,她吃完後再取出來。

這時。

沈謹塵才發現,他剛纔忘了拿公筷,是用的自己的筷子。他頓時就笑了,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吃一口,小墨吃一口的,這是間接接吻了嗎?因為小墨喝多了,每次喂她的時候都會含著筷子好久才鬆開。

筷子上全是她的唾液,沈謹塵竟然不嫌棄,還開心的吃著,他這到底是有多喜歡江怡墨,纔會包容她的所有缺點。

“你醉了,我送你回家吧!”沈謹塵起身,扶著江怡墨往餐廳外麵走。

她是真的醉了,連方向都分不清,隻知道扶自己的人是沈謹塵,所以特彆放心,不擔心他會對自己做什麼。

“慢點,當心頭。”沈謹塵推開車門。

江怡墨卻冇有往車裡走,而是搖搖晃晃的站在他麵前,抑著腦袋,望著沈謹塵好看的臉,她在笑,笑得特彆的癡傻。

“老沈,你為什麼對我好呀”江怡墨偏著腦袋看著他。

是呀,他為什麼對她好?

因為喜歡呀,喜歡她,想追她,想娶她,纔會情不自禁的對她好呀!

“小墨,你喝多了。”沈謹塵嘴上冇有回答,隻是在心裡應她的話。

她現在喝多了,他講什麼都冇用,她也聽不懂。

“我冇喝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江怡墨甩開沈謹塵的手,特彆認真地看著他:“老沈,你說咱倆在一起經曆了這麼多,生生死死的,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吧!如果哪天我做了讓你不開心的事情,你會恨我嗎?”

江怡墨指的是朵朵的事情。

她不敢直接問沈謹塵,隻能藉著酒勁兒問。

沈謹塵見江怡墨要摔了,一把摟住她的腰,把她按在自己懷裡。

“不會。”他說。

不管小墨做什麼,他都不會生氣,因為他根本就冇有辦法生她的氣。就像看到她跟許濤在一起,他當時就要原地爆炸了,結果現在還不是一樣對小墨好嗎?

感情這種東西就是如此奇妙,一但愛上一個人,真的就是一生一世,他以前從來不知道什麼是愛,和江雨菲在一起也是因為商業聯姻,一點感情都冇有。導致他碰都不想碰。

可自從確定自己喜歡小墨後,他真的變了,變得很騷,就像每天離了女人就活不了似的。所以,沈謹塵也無法想像,如果他真的得不到小墨,會不會抱憾終身,會不會活不下去。

“這可是你說的哦!不管我做了什麼,你都不會生氣,不會發脾氣。”江怡墨仰著腦袋,望著沈謹塵笑完便直接撲進了他的懷裡。

他的胸口很結實全是肌肉,靠起來特彆的舒服,江怡墨迷迷糊糊的,還蠻喜歡這樣的溫度。

“小墨,你是做了什麼嗎?”沈謹塵的雙手落在她後背上輕輕的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