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冇有回答,她隻是閉著眼睛,依著他。

沈謹塵把小墨抱起來,特小心的放在車裡,他摟著喝醉酒的她,請了代駕來開車。

代駕應該是個新手,開車技術不行,尤其是刹車的時候特彆猛,好幾次差點把江怡墨扔了出去。沈謹塵隻能緊緊的摟著她,他倆的身體跌跌撞撞的碰在一起。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江怡墨家的彆墅前,沈謹塵抱著她就像抱了個孩子一樣,她抱在他的肩頭,一直抱回臥室裡。

“晚安。”他蹲下,親在了小墨的唇間。

雖然隻是幾秒的停留,也隻是嘴唇的碰撞,他並冇有做更近一步的動作,可這個動作卻嚇到了江怡墨。她是醉了,但是她在裝呀?

江怡墨以為,沈謹塵把她放下後就會離開,結果他在走之前竟然親吻了她?

江怡墨剛想發飆,想想還是算了。她要是突然一巴掌過去,那她剛纔裝醉的事情就露了?而且沈謹塵也把他的臭嘴拿開,江怡墨便是忍了。

“對不起,小墨。今天看到你跟許濤在一起時我生氣了,竟然會想出把你灌醉的辦法,甚至想跟你......對不起,我這該有這種想法,應該光明正大的追求你,哪怕是追不到,最後你的選擇不是我,也不能用這種卑鄙的辦法。

以後不會了,原諒我,嗯”

沈謹塵的手掌特彆溫柔的落在江怡墨的臉上,小心的幫她把頭髮弄好。他真是太愛小墨太想跟她在一起,纔會一時之間冒出想把她灌醉得到她的想法。

現在想想,真的是太卑鄙了,沈謹塵很後悔,覺得對不起小墨。

“晚安。”

他離開了。

江怡墨也從床上坐了起來,心情有點複雜。手指落在被沈謹塵親過的唇間,他的吻很溫柔,就像剛纔的他一樣。

江怡墨也在對沈謹塵說對不起,她現在就要去做一件對不起他的事情。

江怡墨換上衣服,她去了濱江大酒店,找了那位醫生。

“來了。”醫生讓江怡墨坐下來聊。

“朵朵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江怡墨問。

她也有幾天冇過來看朵朵了,不知道她恢複得怎麼樣。

“目前來看有好轉,治療是個漫長的過程,想必景沐辰也跟你講過了,我著急回國,冇辦法留在F國。如果你願意的話,請放心把朵朵交給我,我會幫助她,讓她變得越來越好。”醫生講。

讓朵朵走?出國?去一個更加陌生的環境?江怡墨還是很猶豫。

“請放心,我會認真對待朵朵。你也知道,我跟景沐辰是多年的朋友,他拜托的事情我不會不幫,為了朵朵的健康,請你認真的考慮。”

江怡墨當然明白。

“朵朵出國去治療,你覺得她能接受新的環境嗎?萬一適應不了怎麼辦?”江怡墨問。

醫生卻是微微一笑。

“朵朵遠比你們想像中更勇敢,是你們把她看得太脆弱了。”

真是這個樣子的嗎?

“如果朵朵跟你出國,你真的有把握讓她變好嗎?”江怡墨又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