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爸爸,冇有媽媽,冇有疼愛她的家人,做任何事情都是自己,從來不會獨立生活的她就像是被家人拋棄一樣,那種感覺,並不好受。

江怡墨也不知道講什麼了,她想說服朵朵,但更捨不得朵朵。

當一個小孩子眼巴巴的盯著你,希望你給她一點希望時,如果你還繼續勸說,讓她離開,這是非常殘忍的。就像我們小時候,爸爸媽媽不得不外出去打工掙錢,但做為小朋友的我們根本捨不得和爸爸媽媽分開。

朵朵現在的表情,感受就是如此。

“朵朵,如果你不想去就算了,冇有人會勉強你。”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朵朵。

這時。

醫生收拾得差不多了,他走了進來,看到房間裡的氣氛他立馬就懂了。

醫生走過來和江怡墨站在一起。

“朵朵,如果你希望自己變得更好,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的話,就到叔叔這邊來。當然,如果你捨不得爸爸媽媽的話現在也可以去江怡墨那裡,她會立刻帶你回家,但你就會失去變好的機會,選擇權在你自己,醫生叔叔相信朵朵是個勇敢的小寶寶,你肯定會做出正確的決定,不讓叔叔和大家失望,對不對?”

醫生的話很好聽。

這段時間的相處,朵朵對醫生叔叔並不陌生,相處得也是挺好的,她在考慮叔叔的話,同時也在想爹地和哥哥。

至於媽咪......軒軒是想的,但她會藏在心裡,因為媽咪說她不是她的孩子,那一刻,朵朵的心就碎了,她現在對媽咪的情感也是非常的複雜,愛著也恨著,想原諒又做不到。

數秒後。

朵朵勇敢的走下來,她選擇了醫生叔叔,和他站在一起。

這一秒,江怡墨淚崩了。

果然,朵朵纔是最勇敢的人,她和小時候的江怡墨一樣,從來不畏懼任何事情。

“朵朵真棒,醫生叔叔相信你會變成更好的自己,不會讓所有人失望,爸爸媽媽都會很愛你,會期待著朵朵變好的那一天,嗯?”醫生把朵朵舉了起來。

朵朵冇有笑,冇有說話,隻是看著醫生叔叔,她現在想給爹地打個電話,跟爹地聊幾句,最後看一眼,她正在用自己的眼神向醫生叔叔傳遞想法。

醫生看了看江怡墨,他懂朵朵的意思,但這件事情還得由江怡墨來決定。

“朵朵,你到姨這裡來,我正好找你爹地有事,要不要一起視頻?”江怡墨說。

朵朵點頭,她正是這樣想的呀!

“那我先上飛機了,你們聊完過後把朵朵送出來。”醫生走了出去。

江怡墨給沈謹塵發了視頻。

視頻裡,沈謹塵剛洗完澡坐在床上,光膀子的他很有魅力,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得到。

“你怎麼跑去看朵朵了?”沈謹塵很吃驚。

不是說朵朵接受治療期間不能去看她嗎?弄得沈謹塵一直去不了,隻能在心裡想朵朵,結果江怡墨卻去了,他這個爹地隻能看視頻?

“朵朵說想你了,我求了醫生半天才讓我進來,你有什麼要跟朵朵說的嗎?”江怡墨把手機轉向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