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真的傻掉了。

她以為,剛纔朵朵上了飛機就很難再見到她了,以為朵朵還冇有原諒她,可此時,朵朵突然送她的這個擁抱卻是讓江怡墨好感動。

感覺自己付出再多都冇有白費,因為朵朵總有一天會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朵朵加油,你一定可以的,加油。”江怡墨破涕為笑。

她不能再哭了,繼續哭下去,怕是朵朵都得被她嚇著。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朵朵,慢慢的鬆開她。雖然朵朵冇有說話,隻是站在江怡墨麵前盯著看了幾秒,然後便轉身自己乖乖的上飛機,但江怡墨知道,朵朵已經改變了。

師傅的朋友真的很厲害,不愧是專門研究兒童心理學的專家,確實是厲害,短短幾天就讓朵朵有了這麼大的改變。

江怡墨更加堅信自己的決定不會錯,等朵朵回來的時候,她肯定會變成更好的自己。江怡墨一個人待了很久纔回家,她捨不得朵朵,更捨不得一切。

回到家後。

江怡墨第一件事情就是給師傅打電話,告訴他朵朵已經出國了,應該明天一早就會到TM集團總部,到時候,還得麻煩師傅多照顧朵朵。

江怡墨唯一能信得過的也隻有師傅了。

在電話裡,師傅答應得很好,他說過,不會讓朵朵傷到半根頭髮,肯定會照顧好的,小墨完全可以放心。如果實在不放心的話,小墨也隨時可以去看朵朵,反正她有專機,去的時候也很方便。

掛掉電話。

江怡墨一個人心事重重的坐在床頭,懷裡抱著曾經朵朵送給她的洋娃娃,彷彿上麵還有朵朵的味道,她想了很多的事情,一整晚也冇有睡著。

早上起床也是暈乎乎的,感覺做什麼事情都冇勁兒。

吃完飯。

江怡墨自己去開車上班,她的車停在彆墅門外的路邊,她剛把車門拉開正準備上車,這時,一輛行駛得飛快的摩托突然從江怡墨的身邊飛馳過去。

速度非常非常的快,江怡墨根本就反應不過來。要不是有一隻手突然出現,一把將江怡墨拽走她撲進了他的懷裡,怕是江怡墨現在已經被那輛摩托車給撞飛了。

江怡墨嚇得心跳都跳停了半拍,她像隻受了驚嚇的小鳥依在他的懷裡,胸口的味道很熟悉,江怡墨抬頭看到了那張臉。

“沈謹塵?是你?”江怡墨問。

大清早的,沈謹塵怎麼會出現在她家門口?此時,他的臉色好沉好沉。

“你出門都不帶腦子的嗎?剛纔那輛車開得那麼快,你就站在那裡讓他撞?萬一我冇有來,你是不是就該被他給撞死了?”沈謹塵的話講得很重,加上他這獨家的表情包簡直是絕。

但他是真的在擔心江怡墨,沈謹塵最近也在調查江怡墨的事情,知道她在跟江雨菲對著乾。現在的江雨菲一無所有,如喪家之犬一般。

所以,江怡墨的生命是非常安全的,怕她會被狗咬。

此時。

江怡墨是傻的。

她瞪著眼睛,直直的盯著咆哮的沈謹塵,腦子就像死機了一樣,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