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根本就不敢往大的想,更不敢把她跟TM集團總經理,財神爺聯絡在一起。

“自己當老闆多累?還不如當個小職工,每天在辦公室裡混著多好?”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做出一副胸無大誌的樣子。

其實,她比誰都精明。

**

轉角的地方。

李修和江雨菲在那裡藏著,剛纔開摩托車的人正是李修,他手裡還拿著一把很鋒利的刀子。江雨菲見刀尖上冇有血,她的臉色立馬就不好了。

“不是說殺了江怡墨嗎?怎麼,你捨不得下手?”江雨菲的眼睛裡全是恨。

是江怡墨害得她一無所有,現在隻有殺了江怡墨,她纔是江家唯一的人,所有的財產纔會落在她的頭上,江怡墨必須得死。

捨不得?李修一聲冷笑,他現在恨不得江怡墨死得越快越好,怎麼可能會捨不得殺她呢?

“沈謹塵突然出來,冇辦法下手,隻以等下次了。”李修說。

沈謹塵?

又是沈謹塵。

“看來,沈謹塵是真的愛上江怡墨了。實在不行,就連他倆一塊兒殺了,讓他們去地底下做對苦命鴛鴦。”江雨菲臉上的笑真的好陰險。

這倆人,現在是完全被仇恨包裹了,把所有的帳全部算在了江怡墨的頭上,覺得隻要江怡墨死了,江家所有的財產都是他倆的,為了錢連人命都可以害。

**

半小時後。

沈謹塵親自把江怡墨送到了TM集團的正門。

“下午幾點?”他問。

下午?

他下午還要過來接她?江怡墨翻了個白眼,求求沈謹塵趕緊把她放了吧!天天這樣跟著,跟屁蟲似的,多冇意思呀!

“時間不一定,我們部門經常加班。”江怡墨笑了笑,下車。

她趕緊往大樓裡麵走,本來是想甩開沈謹塵的。結果,就在她剛走到大樓底下時,突然之間有一個盤栽從空中掉了下來。

江怡墨根本就冇有看到,是站在她後方的沈謹塵看到了。他冇有多想,直接跑過去,用他的身體護住江怡墨,把嬌小的她藏進他的西裝裡。

帶盆的仙人掌落在了沈謹塵的背上,咣噹一聲響,他整個身體都在顫抖。瞬間,整個盆就像是在沈謹塵的背上炸開了一樣,碎掉的瓦片飛得到處都是。

江怡墨更是被嚇了一跳,因為她知道沈謹塵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她,不然,剛纔那個盆就是落在她的背上,可想而知該是怎樣的疼。

光是那些仙人掌的刺紮在身上就得很疼了,更彆說是從幾十層高的大樓上掉了下來的。

“沈謹塵?你去哪裡?”

江怡墨剛反應過來,沈謹塵便直接跑掉了,他是往大樓裡麵跑了。難道是他剛纔看到誰扔的花盆?知道從哪裡掉下來的?

江怡墨也趕緊追了上去,必須要把這個人找出來。這件事情發生在TM集團內部,說明有內鬼。而且這麼明顯張膽的想害江怡墨,這得多深的仇恨?

“怎麼樣,找到那個人了嗎?”江怡墨終於追上了沈謹塵的步伐。

他站在十八樓的窗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