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這件事情一定不能傳到師傅耳朵裡,我怕他知道今天我頻繁遇害,會擔心。”江怡墨說。

頻繁遇害?

“江總,除了這個花盆,還有彆的事情?”徐風想想就覺得後怕。

“嗯,早上出門差點被摩托車撞死,而且他在開走的時候我還看到他背後藏的刀子,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他當時是想用那把刀子殺我,幸好沈謹塵突然出現打亂了他的計劃。既然有一有二,那肯定就會有三,接下來的日子不會太平了。”江怡墨說道。

額!!

這麼嚇人的嗎?徐風聽得腿都軟了。

“江總,你覺得會是誰的?”徐風問。

“不管是誰乾的,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那個人逼出來,趕緊去查。”江怡墨心裡早就有對象了。

“是,BOSS。”

“等等,天蘭集團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江怡墨在想,如果她再大力度的話,江雨菲和李修會不會更加控製不住?

既然狗想跳牆,那江怡墨就助他們一臂之力,讓狗都儘情的折騰起來吧!

“江雨菲現在的情況隻能用四個字來形容,一言難儘。”徐風說。

江怡墨懂了,手一揮,讓徐風先走掉了。她也回了辦公室,得處理工作上的事情,結果卻接到了沈夫人打過來的電話,簡直是莫名其妙,江怡墨根本就不想跟沈夫人來往。

“阿姨,你有事?”江怡墨笑得很尷尬。

“小墨呀!你現在有空的話就來醫院一趟吧!剛纔謹塵在公司暈倒了,醫生說他傷得挺重的需要人照顧,聽說謹塵受傷都是因為救你,是吧!”沈夫人坐在病房裡打電話,二朗腿翹得可自然了。

額!!

沈謹塵暈倒?

這麼嚴重的嗎?

“好,我馬上就到。”江怡墨掛掉電話,第一時間趕到了醫院。

病房裡。

沈謹塵還處在昏迷不醒的狀態,旁邊隻有沈夫人坐在那裡守著,她剛江怡墨一來,立馬就站了起來,直接抓住了江怡墨的雙手,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

“小墨呀,你可算來了。那謹塵就交給你了,我還有事兒,先閃了,嗯?”沈謹塵講完就要走?

她還是沈謹塵的親媽嗎?江怡墨非常的懷疑。

“阿姨,阿姨,你讓沈謹塵交給我?你......真有這麼急的事兒?”江怡墨嚴重懷疑,沈夫人又想使喚人,拉她當免費勞動力。

“我相信你照顧人的技術是一流的,上次不是也把我照顧得很好嗎?再說,你早晚是我們家謹塵的老婆,把他交到你手上,我放心,嗯?”沈夫人走到門口,她的電話進來了。

江怡墨聽到一邊走一邊打電話的沈夫人,什麼三缺一,就等她一個之類的話。

沈夫人這是要去跟富家太太們打麻將,所以才把昏迷不醒的沈謹塵甩給江怡墨?額!!這親媽還能靠點譜嗎?

江怡墨坐在床頭守著沈謹塵,他現在根本就冇有辦法平躺著睡覺,傷都在他背上了,他隻能趴在床上。高大的他趴在床上,模樣看起來挺招人心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