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為什麼還不打?是他怕疼,不敢打針?”江怡墨又問。

“嗯。”護士又點頭。

她開始心急了,因為江怡墨的問題很多,而且還一直站在她麵前,沈謹塵又在床上。如果是一個人的話還好對付,現在突然多了一個人,護士就得考慮清楚,如果才能一刀子捅死兩個人。

江怡墨笑眯眯地轉過去:“原來你怕打針呀!”

沈謹塵臉色一沉:“不著你的事,出去。”

他的聲音很重,明顯就是在趕江怡墨的意思,不希望她繼續待在這裡,會有危險。

現在沈謹塵也受傷了,他不見得可以保護好小墨。

“凶什麼凶呀,知道你怕打針,我也怕呀!”江怡墨笑了笑。

她講的是實話,看到針頭的江怡墨腿已經軟了,不過她不能走呀,還冇見過沈謹塵打針時的慫樣呢,怎麼可能離開?

“不過嘛,你是男人對吧!哪有大男人怕打針的。來,今天姑奶奶就做回好事,幫幫你。”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沈謹塵,直接把他的被子掀開。

然後。

江怡墨抓住沈謹塵腰間的褲子直接往下拉,真是毫不客氣呀,就跟扒拉自己的褲子似的。

“護士小姐姐,你來吧!我幫你按住這傢夥了。”江怡墨蹲在床邊,笑眯眯的望著護士。

護士小姐姐心頭一緊,她手裡的針管再次對準沈謹塵。也好,這一針下去他直接就暈了,然後手起刀落,至於江怡墨嘛,不會打架,分分鐘解決掉。

渾然不知的江怡墨此時正按著沈謹塵的腿,盯著他的屁屁。

彆說,沈謹塵身材是可以哈!屁屁上長這麼多肉還不往下踏,挺結實的,皮膚還白,怎麼感覺跟嬰兒似的?江怡墨都有些羨慕了。

此時。

護士小姐姐手裡的刀子卻是舉得高高的,正在往下落時。沈謹塵一腳把她手中的針管給踢開了,然後一個翻身從床上翻起來的同時把江怡墨護在了身下。

動作很快,姿勢很帥,這就是沈謹塵。

“老沈,你怕打針也不用怕成這個樣子吧!連護士小姐姐也敢打?你當真不會憐香惜玉呀!”江怡墨嚇了一跳。

這時。

沈謹塵卻一把將她推得遠遠的,自己受了重傷還跟護士小姐姐打了起來。

護士小姐姐大長腿一抬,重重往下落,直接砸在了沈謹塵的肩膀上,動作好帥好漂亮呀。沈謹塵一把抓住她的腳直接給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護士小姐姐轉了幾圈後雙手撐地落了下去。

靠,這倆人是打架還是跳舞?好好看呀!

“等等,老沈,她不是護士,是來殺我們的?”江怡墨這才反應過來。

正常的護士哪會功夫呀?肯定跟江怡墨一樣柔弱,而眼前這位明顯就不是呀,她的身手都快跟趕上沈謹塵了,至少現在的老沈是一直冇占到便宜。

“老沈,現在怎麼辦呀?”江怡墨慌了。

她眼睜睜看著沈謹塵被這個護士狠狠的踢了一腳,正好還踢在了他的後背上,再打下去沈謹塵隻會傷得更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