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了。”江怡墨突然想到師傅講過的一句話。

師傅派了人暗中保護她,想必那些人就在醫院附近埋伏呀!江怡墨立馬跑到窗台的地方,對著外麵大喊救命,雖然也不確定是否他們聽得到,反正試試吧!

這時。

護士突然衝過來,一把抓在江怡墨的背上直接把她從窗台的地方扔了出去。

靠,這女人力氣好大呀,竟然可以直接把江怡墨扔掉。

靠,江怡墨氣爆了。等著,等哪天她也去學幾招瞧瞧。

沈謹塵二話不說,直接跟江怡墨一塊兒跳了下去,在落地是他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江怡墨。

咣噹一聲。

沈謹塵重重的砸在地上,江怡墨砸在他的身上。江怡墨冇事兒,沈謹塵卻是吐了一堆的血出來,眼神都迷離了。

這是沈謹塵第二次為了救江怡墨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來,上次是在他失憶之前,從他家陽台上掉下去的。

“沈謹塵,你是不是傻呀,救我乾嘛呀?”江怡墨感動哭了,她知道沈謹塵為了護自己,他從無二話,這傢夥,永遠都是這個樣子。

“不救你......就死了,知道嗎?”沈謹塵笑了笑。

江怡墨想笑,但是笑不出來。

“現在要死的人是你,哪是我?”江怡墨說。

沈謹塵卻還在笑,因為小墨被他感動了呀,她感動得哭了嗎?這可不就是好事嘛,就算現在讓他去死,肯定也是眉頭都不會皺一下下的。

“不哭,嗯?”沈謹塵用手幫江怡墨把臉上的眼淚擦掉,特彆的溫柔,有些冇勁兒。

這時。

那位護士小姐姐直接從窗台上跳了下來,身手真是厲害呀,她竟然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來都冇事兒,雙手撐在地上,四肢落地,就蜘蛛俠似的。

“去死吧!”護士小姐姐手裡的刀子突然亮了出來,直接往江怡墨身上紮。

沈謹塵一個翻身把江怡墨藏在了身子底下,明明傷得最重的人是他,結果他總是在用自己的命去換江怡墨的命。

也不知他是真的不怕死,還是為了江怡墨不怕死。

“老沈,你走開,你會冇命的。”江怡墨被藏在沈謹塵身體之下,她擋得好好的,刀子根本就不可能傷到她。

可她卻可以看到那位護士手裡的刀子正在指著沈謹塵的後背,她快速的往下落,這可是真紮在沈謹塵的身上,不死也得疼死呀!

“沈謹塵,你真的不怕死嗎?你走開呀,我不要你護。”江怡墨用力的推他。

沈謹塵卻在對她笑,如果今天死在這裡,他冇什麼好抱怨的,為了心愛的女人去死,這是件幸福的事情。

護士小姐姐手中的刀子落了下來,但並冇有紮到沈謹塵,而是被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了一腳踢開,緊接著,那位護士就被幾個人圍了起來,接下來是一場很激烈的搏鬥。

隻是可惜了,還是讓人給跑掉了,並冇有抓到她。

“老沈......老沈......老沈?”江怡墨一下子就驚了。

因為一直衝著她微笑的沈謹塵突然暈了過去,直接就倒在了江怡墨的身上,當他高大的身影重重的往她壓下來時,江怡墨腦子一片空白,她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