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她是誰

“你看,這是大姨,這是媽咪,我們是很好的姐妹,大姨不會傷害你的,現在可以放心了嗎?”

朵朵看到了媽咪的照片,哭得冇剛纔厲害了,但眼神中還有很多的不確定。

“朵朵,大姨不會傷害你的,你就乖乖聽話,鍋鍋也會在這裡陪著你,好不好?”軒軒輕聲細語的對妹妹說話。

小朵朵這才乖乖點了頭,江怡墨拿著藥,特彆小心的幫朵朵擦傷,軒軒就在一旁講笑話,朵朵這纔沒有繼續哭。

擦完藥後,江怡墨便學著媽媽的樣子,給朵朵和軒軒講故事,唱歌,還講她小時候和江雨菲的故事,講自己曾經是如何出醜的。

軒軒笑得快趴下了,朵朵聽得很認真,但她真的不會笑,臉上一直冇有表情。

聽著聽著,朵朵便睡著了,小腦袋落在江怡墨懷裡的那一秒,她真的震驚了,抱著自家女兒的感覺真的比抱著無數財富還要好。

江怡墨很想把這對寶貝拐走,可真要做起來,很難。

“大姨,你是最近纔回國嗎?以前都冇聽媽咪提起你。”軒軒問。

“是呀!剛回來,以後我們見麵的機會會很多。”江怡墨瞧著孩子,越看越喜歡。

尤其是懷裡的朵朵,直叫人心疼。

“好呀!我挺喜歡你的,你人很好,不像媽咪,她從來不跟我們講故事。”

軒軒每次提到媽咪時,眼睛裡總會流露出失落感來,孩子渴望親情卻又得不到,他們的訴求從來不會有人在意,身在豪門,也並非事事如意。

“這是大姨的電話,以後想聽故事就打電話給我,好不好?”江怡墨的手落在軒軒頭上,輕輕的撫著。

“那任何時候都可以嗎?”軒軒一臉期待的看著江怡墨。

他在心裡想,如果大姨是媽咪就好了。

“當然。”

聊著聊著,車便停在了沈家豪宅門外。

家裡的傭人見車回來了,便趕緊走了過來。

“妹妹睡著了。”軒軒對傭人說。

“是的,小少爺,交給我。”傭人把頭伸進車裡。

瞧著這一幕,簡直要嚇瘋了。

小小姐竟然躺在一個陌生女人懷裡?她平時可是誰都不讓抱,除了沈二爺和沈少奶奶之外,其它人休想碰她一根手指頭,這些傭人頂多就在小小姐睡著時能抱得住,平時哪敢上前?

更彆說每天晚上睡覺前,可得把所有人折騰死,如果沈二爺和沈少奶奶晚回來了,怕是彆墅頂上的蓋子都得掀了。

此時,她竟然躺在一個陌生女人懷裡?很不可思議呀!

“這位小姐,您是?”傭人摟過朵朵,隨便問了句。

“你們少奶奶的朋友,她托我把孩子送過來的,朵朵頭上受傷了,到家後請個醫生給瞧瞧,姑孃家臉上千萬彆留疤。”江怡墨從車裡下來,隨便交待兩句轉身便走。

傭人半晾纔回過神來:“切,這女人什麼來頭,弄得好像她是女主人似的,竟然還吩咐人。”

“爹地。”軒軒喊道。

沈二爺走了出來,身材挺廓,氣度非凡,眉宇間透著股王者之氣,神聖而不容侵犯。

“江雨菲呢?”

沈二爺臉色很沉,淡淡地話語中全是對江雨菲的不滿與指責。

“媽咪公司臨時有事,所以她去處理了,讓司機送我和妹妹回家。”軒軒如實回答。

“既然她眼裡冇這個家,那就彆回來了。一會兒把門鎖了,所有人全部去休息,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許開門。”沈二爺摟過朵朵,抱著便往彆墅裡走。

“爹地,媽咪並冇有做錯什麼,你就原諒她這次吧!”軒軒緊緊跟著爹地,想替媽咪求情。

“扔下自己的孩子不管,讓一個陌生女人送回來,這叫冇做錯什麼事?”沈二爺對江雨菲的行為極其不滿。

“她不是陌生人。”軒軒又忙著解釋。

“那她是誰?”沈二爺突然停了下來,回頭時,剛纔的身影已經不在了。

但他剛纔瞧得很清楚,一個陌生女人從車裡下來,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