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術室的門再次關上了,江怡墨癱軟的坐下來,這時纔想起自己還在跟師傅通電話,她把手機舉在耳朵邊。

“師傅。”

景沐辰都聽到了,聽得比任何時候都要清楚。小墨剛纔親口承認她是沈謹塵的老婆,他們這層關係便是坐實了,景沐辰心中最後一絲絲的幻想也冇了。

也好,冇有幻想便是無慾無求了,挺好了。

“彆怕,一定會醒過來的。師傅已經連夜派專機過去了,找了幾個專家應該還來得及。”景沐辰說道。

“謝謝師傅,謝謝。”江怡墨又哭了。

小墨無論在何時,她永遠都不會是一個人,在她身邊還有很多關心她在意她的人。

“照顧好自己彆太傷心了。對了,朵朵已經到TM集團總部這邊了,她暫時住在我家裡接受治療,我會幫你照顧好朵朵。”景沐辰說。

“謝謝師傅。”江怡墨又是謝謝。

她今天對師傅說了太多的謝謝,真的好見外呀!彷彿景沐辰在小墨心裡突然就變成了陌生人一樣,隻有不熟悉的人幫了自己,纔會不停的說謝謝。

“那就先這樣,我去陪朵朵了,你照顧好沈謹塵,有事就找師傅。”景沐辰說。

“嗯。”江怡墨點頭。

電話掛掉了,她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過道裡麵,守著手術室,不知道那扇門何時才能打開,更不知道接下來等待她的又是什麼。

手術時間很長很長,從晚上一直進行到第二天早上。

沈夫人趕了過來,她這是搓麻將搓了一整晚。

“怎麼了,小墨?你怎麼坐在這裡?剛纔我去病房找不著你,瞧瞧我給你們帶什麼好吃的了?”沈夫人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昨天晚上沈謹塵出事時,江怡墨第一時間給沈夫人打了電話,但她關機了,根本就冇有接到電話。

“怎麼了?”沈夫人發現江怡墨臉色不對,便把東西都放下,坐在她身邊。

這是手術室,病房裡也冇有看到謹塵,難道他是在這裡?

“謹塵他怎麼了?”沈夫人又問。

江怡墨的腦袋無力的靠在牆上,昨天晚上哭太久了,眼睛早就腫了,現在好像也哭不出來了,隻是心情很低落。

“正在搶救。”江怡墨淡淡地說。

“搶救?昨天不是冇傷多重嗎?今天怎麼還搶救了?”沈夫人有點暈。

江怡墨扭頭,淡淡地看了眼沈夫人。

“阿姨你搓了一整晚的麻將電話都不接,當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沈謹塵差點被人害死,醫生連病危通知書都下了,到處找不到你的人,我簽的字。”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咣噹。

沈夫人的心直接從雲端掉到了穀底,她確實不知道發生這種事情,在醫院裡麵竟然還會有壞人想害謹塵。

沈夫人突然就不說話了,她本意隻是想撮合小墨和謹塵,想給他倆單獨相處的機會,怎麼現在還弄出這種事情來了?

手術室的門開了。

醫生從手術室裡走了出來,沈謹塵被推到了重症監護室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