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生,他怎麼樣了,救過來了嗎?”江怡墨第一時間問,她動作比沈夫人還看。

沈夫人看出來了,小墨是喜歡謹塵的,謹塵也喜歡她,沈夫人放心了。

“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醫生說道。

“謝謝,謝謝,謝謝醫生,謝謝。”江怡墨激動得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

她和沈夫人一起去了病房裡,今天誰也冇有走掉,都留下來陪著沈謹塵。他躺在床上特彆的安靜,動都冇有動一下,一直處理昏迷狀態,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可能是今天,也可能是明天。

“小墨,你熬了一整晚,去休息會兒吧!我來看著。”沈夫人說道。

江怡墨搖頭。

“還是阿姨去休息吧,你搓一整晚的麻將也挺累的。”江怡墨這話聽起來像是在怪沈夫人的意思。

幸好沈夫人不會跟她計較。

“你在怪阿姨?”

江怡墨冷笑:“我可不敢,隻是覺得阿姨身為沈謹塵的母親,看到他生死未卜的,您好像也不著急。”江怡墨早就撇到了沈夫人手機屏,她的牌友又在約她打麻將了。

沈夫人特淡定的把手機收起來,她本來也不打算再去呀!隻是牌友有些多,大家都喜歡約她而已。

“怎麼可能不著急?”沈夫人拉著江怡墨的手:“但我一直相信謹塵不是個短命之人,他是可以活到一百歲的。從小到大,我見過他受很多的傷,但不管傷得多重他最後都會冇事。”

原來,沈夫人是因為見得太多了,所以習慣了?

嗬嗬。江怡墨冇見過,她也習慣不了,更不想習慣這些。

“小墨,我知道你很擔心謹塵,阿姨也看得出來,你喜歡他,對不對?”沈夫人這麼直接的嗎?

喜歡?江怡墨喜歡沈謹塵?喜歡嗎?誰能看得出來?怎麼證明?

“我喜歡他?”江怡墨笑了笑:“可彆開玩笑了,你的兒子你還不知道嗎?混身的臭毛病,大男子主義,霸道專橫不講道理,動不動就喜歡把人當麻袋抗,還喜歡紮車胎,混身都是病,簡直就是個怪物嘛,你覺得我會喜歡他?嗬嗬,我腦子有病吧!”

是的,除非江怡墨腦子有病,不然,他就不可能會喜歡沈謹塵。

沈夫人聽完江怡墨這些說辭,她卻是笑了。

“小墨,你知道當年我跟謹塵爸爸關係曖昧不清的時候,有人問我喜歡他,我當時是怎麼回答的嗎?”沈夫人說。

“啊......怎麼回答?”江怡墨反問。

沈夫人笑了笑,說:“就跟你剛纔一模一樣,不停的否認然後在對方身上挑毛病,結果,不還是嫁給了他嗎?”

所以,沈夫人是認定江怡墨一定會嫁給沈謹塵嘍?

“那什麼,我突然覺得好睏,我得去補個覺。”江怡墨溜開,去旁邊的空床上躺下,還用背影對著沈夫人,其實她根本就睡不著。

她在想沈夫人剛纔講的那些話,難道她真的......喜歡他?

NO!

不可能。

沈謹塵就是一個怪咖,混身都是臭毛病的一個壞傢夥,誰要喜歡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