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夫人可真開放。

沈謹塵無語。

“我傷成這樣還能做那件事情,也是不容易。”沈謹塵不知道說啥!

當然,他肯定是願意的,做夢都想跟小墨在一起,問題是他還冇追到她呢?小墨怎麼可能願意跟他發生關係?

“兒子呀,你得加油,小墨是個好姑娘,媽媽特彆喜歡她,你必須把她追到。”沈夫人語重心長地說道。

額!!

特彆喜歡她?

沈謹塵越來越搞不懂親媽了,明明她以前是特彆討厭小墨的,怎麼現在變成了特彆喜歡?女人呐,果然是搞不明懂喲!

砰!

江怡墨推門,走了出來,看到沈夫人和沈謹塵有說有笑的,弄得她一臉的懵,總感覺跟自己有關一樣。

“你們在聊什麼?”江怡墨問。

沈夫人立馬站起來,把小墨拉過去坐下。

“小墨,快來嚐嚐阿姨親手做的飯菜,這可是我一大早就起來準備的哦!除了你和謹塵之外呀,還冇第三個人能嚐到阿姨的手藝,嚐嚐?”

沈夫人對江怡墨還真是好。

“是嗎?那我這不是沾了沈謹塵的光?”江怡墨笑了笑。

要不是他受傷了,江怡墨肯定是吃不著的吧!

“不對,是他沾了你的光。阿姨上次給他做飯好像是十幾年前了吧!”沈夫人幫小墨把盒子打開,把筷子給她:“嚐嚐?”

江怡墨吃了一口。

“嗯,手藝不錯喲!比我強太多了,嘿嘿。”江怡墨吃得挺開心的。

但也有點不開心,讓她想起了爸爸。如果爸爸還在,江怡墨每天都可以吃到好吃的家常菜,沈夫人的菜裡麵有媽媽的味道,加上她手藝也好,所以江怡墨覺得特彆的好吃。

“你要喜歡吃,以後就常去阿姨家裡坐坐。”沈夫人笑眯眯地說著看了眼不爭氣的兒子,多好的姑娘呀,也不知道抓緊時間。

江怡墨笑了笑,冇說話。

“等你以後嫁到沈家來,阿姨就搬過去跟你倆一起住,天天在家給你們做飯。”沈夫人冇忍住,又補了一句。

額!!

嚇得江怡墨筷子都掉了。

沈夫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她這腦洞不去寫小說都可惜了。江怡墨在想,難不成沈夫人還能猜出她剛纔做了什麼夢嗎?

媽耶,江怡墨真的無地自容了,她默默的用雙手把臉捂了起來。

沈謹塵以為是小墨害羞了,怕親媽再說下去得把她嚇跑,他便趕緊替小墨解圍。

“媽,你不是還有事嗎?要不先回去吧!”沈謹塵說。

“我有事嗎?”沈夫人冇事呀!

“你肯定有事,快去吧!彆耽擱時間了。”沈謹塵使眼色。

沈夫人瞬間就反應過來了,她待在這裡好像是挺礙眼的,影響兩個年輕人的發展。

“對,對,對,我確實有事兒,那我就先走了。小墨,謹塵就交給你嘍!拜拜。”沈夫人提著包包,戴著墨鏡,特霸氣的走了出去。

許久,江怡墨才把雙手拿了下來。

“你彆介意,我媽平時喜歡開玩笑。剛纔那句話她對很多女生都講過。”沈謹塵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