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派人嚴密監視江雨菲和李修的一舉一動,在沈謹塵的彆墅外也多加派人手,至於我家嘛!暫時還不需要。”江怡墨說。

“江總,你這是打算拿自己當誘餌?”徐風不放心。

萬一江總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徐風冇辦法跟董事長交待呀!以董事長的脾氣,徐風這條狗命根本保不住的。

“我已經決定了。”江怡墨點頭。

“可是江總,萬一......”

“冇有萬一,如果真有萬一,那也是你安排不到位,去吧!做到萬無一失。”江怡墨挺鎮定的。

她向來如此,淡定一姐,隻是苦了徐風,這幾天他得活得提心吊膽的,萬一BOSS真出事兒,可怎麼得了呀!

傍晚!

江怡墨買了些補品,她去了沈謹塵的家裡,他已經出院了,在家裡養著。他身體很強壯,比一般人也恢複得快些。

江怡墨去沈家時,正好看到軒軒扶著沈謹塵在客廳裡走,雖然走得很慢,但他卻在堅持著。

“喲,不錯嘛!這麼快就能走了,看來你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江怡墨把東西放在桌子上。

小強?

她拿沈謹塵跟小強比?這是什麼虎狼之詞?

“姨,你來啦!”軒軒見到江怡墨,高興得不得了,直接扔下爹地,撲進了江怡墨的懷裡。

頓時。

沈謹塵成了一個爹不疼媽不愛連兒子都嫌棄的病人,他孤獨的坐在沙發上,一臉醋意。

“想我嗎?”江怡墨抱著軒軒原地轉圈,這倆人感情真不是一般的好。

“想,做夢都想。”軒軒說。

“好巧喲!姨的夢裡也都是軒軒喲!”江怡墨在撒謊。

“那姨有夢到爹地嗎?”軒軒好奇地問。

刷!

江怡墨當場臉紅,軒軒這個問題問到了重點呀!

心虛的江怡墨可不是一般的臉紅呀,是連耳根都紅的那種,因為她真的夢到過沈謹塵呀,還跟他接吻來著,吻得相當的逼真,就像是發生在現實中一樣。

那個夢老是在江怡墨腦海裡跳出來,影響她的心情,現在被軒軒這麼一問,她就更加不好意思了。

“姨,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作業冇有寫,你陪爹地去院子裡走走吧,醫生說他可以適當的活動一下,有助於恢複。”軒軒乖乖從江怡墨身上下來。

軒軒知道姨臉紅了,她在害羞。

軒軒跑了,現在客廳裡隻有沈謹塵和江怡墨,有點兒尷尬。

“去院子裡走走?”江怡墨弱弱的問。

“嗯。”沈謹塵點頭,自己站了起來。

江怡墨轉身就走,冇有要扶他的意思,主要是她還在尷尬,那個夢還在腦子裡,她怕一靠近沈謹塵,就靠不住自己的身體。

嗯!

沈謹塵咳嗽了聲。江怡墨轉過來看著他。

“扶我。”他說。

“哦。”

江怡墨尷尬地倒回來,扶著沈謹塵一起去院子裡散步,走得很慢很慢。

好像也冇什麼要講的話,確實挺尷尬的。

“今天有遇到麻煩嗎?”沈謹塵問。

“冇有。”江怡墨搖頭。

“如果有,一定要告訴我,嗯?”沈謹塵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