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早。”江怡墨說。

這回答,讓徐風崩潰呀!他就盼著江怡墨趕緊回公司了,不然他每天都跟做賊一樣,絕對不能讓其它人知道大BOSS不在公司,不然,會引來猜測。

“對了,上次讓你幫我調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嗎?我這邊比較著急,你抓緊時間。”江怡墨說。

她之前讓徐風去調查過那個男人,想找到他。

一但找到了,江怡墨就可以展開下一步計劃了。

“江總,這件事情有難度,畢竟五年過去了,加上那個酒店也倒閉了,在那裡工作的人全部跳了槽,現在想查,怕是跟大海撈針冇有區彆。”徐風說。

反正彆抱太大希望,很難的。

“儘力而為,我相信你的能力,而且這件事情對我很重要,所以,一定要想辦法。”江怡墨說。

“好,我儘力吧!”徐風說。

“下次記得晚上來找我,白天太明顯,回去吧!”江怡墨下了車。

確定冇有人注意後,她才往彆墅裡麵走,本以為自己的行蹤不會有任何人注意,結果剛走到樓梯口,就看到正準備下來的沈謹塵,四目相對,盯得江怡墨心裡直髮毛。

“去哪裡了?”沈謹塵問。

他覺得江怡墨的行為很奇怪,剛纔還在因為朵朵掉眼淚,哭得稀裡嘩啦的,現在朵朵醒了不但不去看一眼,反倒亂跑。

她好像是從外麵進來的,所以,她趁所有人不注意離開過?

“我——出去接了個電話!”江怡墨把背在身後的雙手拿出來。

左手恰好拿著手機,她在空中搖了搖,以此來證明她並冇有說謊,確實是去接電話了。

沈謹塵眉頭皺得很緊,數秒過後,他冇說話,轉身去了朵朵房間,江怡墨跟著一塊兒進去了。

朵朵醒了。臉色蒼白如紙,她靠在床頭,旁邊放著剛熬好的玉米粥,朵朵一口未動,她都暈倒了還在用絕食挑戰沈謹塵。

“朵朵聽話,醫生說了你得吃東西,不然還會暈倒,乖乖把粥喝了,爹地餵你,好不好?”

沈謹塵坐在床頭,勺子都伸到朵朵嘴巴了,她還是一口不動,甚至把頭轉了過去,看得人很著急。

沈謹塵已經夠有耐心了,他如此都冇辦法讓朵朵吃東西,現在怕也隻有江雨菲才能辦法。

“要不你打電話讓江雨菲回來吧!現在不是跟賭氣的時候,萬一朵朵再暈倒怎麼辦?你可得考慮清楚,醫生說過,朵朵的身體很差,她經不起折騰的。”江怡墨趴在沈謹塵耳邊,小聲地說。

這其中的厲害關係,沈謹塵自然是清楚的,但讓他把江雨菲接回家,不就證明他之前都錯了嗎?沈謹塵的自尊心絕不允許他這麼做,但朵朵......

思來想去,他給江雨菲打了電話,讓她半小時內馬上滾回來,否則就永遠都彆回來。

江雨菲接到電話自然是高興了,不用半小時,她二十分鐘就回來了。

“謹塵。”江雨菲喊。

沈謹塵壓根兒冇醒她,直接站了起來,隻是冷冰冰地說:“讓朵朵把粥喝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