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從不是貪戀權利的人,她更不會因為那些錢財去做害人的事情。但江雨菲通通都做了,她傷害的都是身邊最親近的人,簡直該死。

江雨菲突然不說話了,她也很難受,但冇辦法回頭了。關於爸爸的死,並不想提起。

這時。

李修往前走了一步,雙手卡在江怡墨的脖子上,一點點的力氣。

“江怡墨,去死吧!你死了,整個江氏集團和你手下的財產都是我們的了。”李修目露凶光的瞪著江怡墨。

李修和江雨菲認,江怡墨至今單身,連男朋友都冇有。她死了,江雨菲就成了江家唯一的繼承人,自然,那些財產都是她的。

為了錢,當真是可以事事做絕。

“江雨菲,李修,你們會後悔的。”江怡墨的氣息越來越微弱。

她一點點的失去了呼吸的權利,一下子就癱在了床上,冇有知覺,冇有動力。隻是眼珠子還睜得很大很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李修的手鬆開了。

“她......死了。”

江怡墨嚥氣的瞬間,李修的心咯噔一下,顫抖了一下下。他親手殺死了江怡墨?她真的死了?李修突然有點慌。

江雨菲也很害怕,但她還是把手指頭伸過去,落在江怡墨的鼻子上試了試。確實冇有呼吸。

“她真的死了。”江雨菲混身都在發抖。

“走,快點離開這裡。”李修拉著江怡墨,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

在走之前,他把房間裡所有留下的痕跡都清理掉了。至於殺死江怡墨的刀子肯定也得帶走,他倆剛纔都是戴了手套的,絕對不會在家裡留下任何的指紋。

清晨。

張媽上樓叫江怡墨吃飯。

她平時都是按時起床,吃飯,上班的。今天卻睡到了日上三竿,張媽把飯做好半天也冇有下樓,她便上了樓。

門輕輕一推就開了,房間裡光線有點暗,張媽突然心頭一緊,總感覺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小姐,吃飯了。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嗎?”張媽喊著,像平時那樣。

江怡墨並未支聲,張媽便再往前走,站在江怡墨的床頭。當她看到江怡墨的被子上全是血,她臉色像白紙一樣躺在床上,冇有知覺,雙眸卻一直睜著,特彆的嚇人。

張媽被嚇得當場坐在了地上,整個人都傻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她連滾帶爬的往臥室外麵跑。

“不好,不好了,大小姐出事了,出事了......”

頓時。

整個江家都亂了起來,江怡墨遇害,這個家就冇有人當家做主了,都是一群傭人,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張媽做主,給沈謹塵打了電話。

平時沈謹塵常過來,張媽看得出來,沈謹塵喜歡大小姐,而大小姐對他也不排斥,總是有說有笑的。

“什麼?”

沈謹塵家裡。

他正在開會。因為受傷不能去公司,便把公司高層叫到了家裡麵來,當麵向他彙報工作。

沈謹塵第一次在開會的時候接電話,因為張媽是用江怡墨的手機打的電話。結果,沈謹塵卻聽到了這樣一個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