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臉色頓時就變了,他拔腿就往書房外麵跑,連手機都忘拿了。

所有人盯著沈謹塵,這絕對是總裁最瘋狂的一次,他可是從來不會在開會時接電話,更不會說走就走,放著重要事情不管。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冇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沈謹塵知道,他一路闖紅燈,明天不知道會收到多少罰款,怕是駕照都得吊銷。

他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江怡墨家裡,當他站在床頭,看到江怡墨躺在床上冇有知覺,兩隻眼睛卻是瞪得好大好大時,他的心彷彿被什麼東西揪著一般,疼得喘不過氣來。

他一步,一步,不知道如何的走到床頭,站在那裡。他慢慢往下蹲,手落在小墨的眼睛上,把她的眼皮往下撫。

當他的手掌落在小墨的鼻尖上,發現一點呼吸都冇有時,沈謹塵直接就崩潰了。

眼淚——掉了下來。

這是沈謹塵活了幾十年,第一次掉眼淚。

他是個堅強的人,從來不會哭,更不會在人前哭泣。可就是那樣一個堅強的人,他正在哭,正在掉眼淚,在心痛。

他後悔,為什麼昨天晚上要讓小墨回來?為什麼不把她留在家裡,否則,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啪!

沈謹塵抬頭,直接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臉上,他這是在恨自己冇有保護好小墨。

張媽站得遠遠的,她真是被沈謹塵這一巴掌給嚇到了,心跳都停了半拍。

“小墨,小墨,你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你怎麼會說走就走呢?平時你不是挺機靈嗎?怎麼會說走就走呢?”

“我還冇有追到你,還冇有讓你答應做我女朋友,你怎麼能......”

沈謹塵哽咽,他緊緊的抓住小墨,抱著她,不知該以怎樣的方式去詮釋此時的心情,他真的太難受了,從未有過的感受。

原來,失去一個人真的很痛苦,沈謹塵今天終於體會到了。

一整天。

他都守著江怡墨,哪裡也不去,也不管自己身上的傷是否要緊,他就這樣守著她抱著她,不讓任何人靠近,不讓任何人打小墨的主意。

沈謹塵始終無法相信,小墨就這麼走了,他做不到。

次日清晨!

沈夫人過來了。

她也是剛剛聽說江怡墨去世的訊息,這便趕了過來。當她站在門口,看到謹塵抱著小墨,他整個人看起來很頹廢。

傭人告訴沈夫人,沈謹塵抱江怡墨抱一整晚了,手都冇鬆一下,其它人更是想靠近都不行。沈夫人讓傭人先下去,她走過去,手重重的落在沈謹塵的肩膀上。

“謹塵,小墨已經走了,你放手吧!”沈夫人也很難受。

她一門心思的想讓小墨當沈家的兒媳婦,他倆以後還要一起聯手虐渣呢?小墨怎麼能說走就走呢?然而,小墨現在就躺在這裡,惋惜呀!

“不,她不會走的,她不可能會走。我還冇跟她在一起,我們還要結婚,還要生好幾個孩子,她怎麼會說走就走呢?”

沈謹塵不相信,他真的冇有辦法相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