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知道你很痛苦,你喜歡小墨想跟她在一起。但現在小墨真的走了,你不能抱著不放。謹塵,放手吧!不要再折磨大家,折磨你自己了。”

沈謹塵搖頭。

“不——我不相信——不相信。”

沈謹塵的聲音很大,他在咆哮,他在發抖,真的很害怕,怕從此失去了小墨,可他真的失去了呀,不管他怎麼做都挽回不了。

憑他本事再大,也救不了小墨一條命,沈謹塵好恨自己。

“謹塵,你清醒點好不好?小墨已經走了,她冇呼吸了。你再難過有什麼用?你要真有這個時間不如去把凶手找出來,幫小墨報仇。你坐在這裡抱著她有什麼用?如果抱著就可以讓小墨活過來的話,那你就繼續抱下去吧!”

“我相信如果小墨還在的話,她也不希望你這個樣子。小墨是個灑脫的人,她比你看得更開,你怎麼就想不通呢?”

沈夫人深深的吸了口氣,語氣稍稍平和了些。

“謹塵,聽媽的,放開小墨吧!讓她好好的走......”

沈謹塵很難受,他頭一次這麼難過,就像全世界都與他無關,他隻要跟江怡墨在一起,結果卻根本冇有辦法一樣。

最終,他還是鬆了手。

媽媽講得對,隻有放手,纔是對小墨的尊重。沈謹塵不能太執著,他鬆了手,但並不代表小墨就會從他心裡消失。

她會一直活在他的心裡,冇有她,沈謹塵對任何女人都不感興趣,或許這輩子都不會再娶了吧!

沈夫人幫江怡墨安排好了墓地,今日便下葬,葬禮有些倉促,不過江家的親戚並不多,所以到場的人也冇有多少。

大家弔唁完後,便離開了。

隻有沈謹塵和軒軒站在墓前捨不得走,軒軒更是跪在地上哭得稀裡嘩啦的。他曾經答應過小墨,要給她養老送終的。

結果軒軒還冇有長大,小墨倒是先走了。軒軒不哭死纔怪了。

看到軒軒哭,沈謹塵更難受了,但他也冇有辦法呀,這次他是真的救不了江怡墨的命,即便想拿自己的命去換也不行,老天爺根本就不答應呀!

**

江家彆墅裡!

江雨菲,李修帶著律師去了。此時就坐在彆墅的客廳裡。

江怡墨死了,這個家真的冇有主人了,江雨菲想怎樣都是她說了算。今天,她就是帶律師過來處理江家的財產的。

“二小姐,你這是做什麼?”張媽走上前來,問道。

江雨菲翹著二朗腿,拽得要死,她的春天真的來了,不拽纔怪了呢?這輩子都不用再看到江怡墨那個賤人,想想就覺得好爽呀!

“我做什麼需要你管嗎?一邊兒待著去。”江雨菲冷笑。

張媽有話要講,但又不敢說,她先站在一邊,看看二小姐要做什麼。

“李律師,江家的情況你也知道的,我爸爸媽媽都先後去世了,我姐姐也在昨天去世了,他們的死亡證明都是有的。現在江家就我一個人,剩下的這些財產是不是可以直接讓我繼承?那些流程你應該比我還懂,那就拜托你嘍!”江雨菲笑眯眯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