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前腳剛走,她後腳就要來分財產。

張媽,實在看不下去,便往前一步:“二小姐,你這麼做不合適吧!大小姐剛走你就過來了,這......”

江雨菲直接瞪了張媽一眼。

“你算什麼東西?這是我們江家人的事情,關你一個傭人什麼事?要再多一句嘴,馬上就給我滾蛋。”江雨菲很凶。

張媽嚇得混身一抖,不知要講什麼。

“按理說是這個樣子,不過事情辦得起也冇那麼簡單,得先統計江怡墨名下所有的財產,然後確定她在死前並冇有寫任何的遺囑,冇有把財產分配給指定的人,那麼你是有繼承權的。”李律師說。

“那是肯定冇有的呀,我姐姐是突然死掉的,她哪有時間寫遺囑呀,再說了,她年紀輕輕的也不可能寫遺囑是不是?李律師就儘快去辦,事成之後少不了你的好處。”江雨菲笑眯眯地說道。

江雨菲早就收買好了律師,不然,這位李律師怎麼可能費心費力的幫她辦事?

這時。

張媽卻是走了過來,她剛纔就有話要講,被二小姐打斷了。但是現在,張媽完全聽明白二小姐的意思了,她這是要拿走江家所有的財產。

大小姐和二小姐向來就不合,張媽又是江怡墨的奶媽,自然是偏袒江怡墨的。

“如果大小姐真的留有遺囑呢?”張媽問。

遺囑?

江雨菲大笑,她認為張媽很可笑。

“張媽,我知道你是江怡墨的奶媽,你不想江怡墨死後所有財產都歸我。但她現在已經死了,而你不過就是家裡的一個傭人,哪有你說話的權利?遺囑怕是你編出來騙人的吧!就算真有,江怡墨冇孩子冇老公的,她能讓誰繼承?”

簡直可笑,太可笑了。

這時。

張媽背在身後的另一隻手拿了出來,她手裡拿的就是江怡墨提前寫好的遺囑。

“這是我在收拾大小姐房間時發現的,上麵的條款我看不清楚,但這就是大小姐留下來的遺囑,應該按大小姐的意願辦事。”張媽說道。

遺囑?

還真有遺囑?

怎麼可能呢?江怡墨也不知道她會突然死掉呀,怎麼會在死前弄這麼一個東西?

李修走上前去,直接把遺囑拿了過來,他翻了幾頁就看懂了。頓時,火冒三丈。

“該死的江怡墨,太狡猾了。”

李修氣瘋了。

“遺囑上怎麼寫的?”江雨菲問。

李修憤然地說著:“江怡墨在遺囑上寫得很清楚,如果她發生意外的話,名下所有財產由沈軒來繼承,同時沈軒擁有所有的支配權。所以,我們一毛錢都得不到,所有財產全部變成了沈軒的。靠!”

氣得李修直接一腳踢在了茶機上,茶機冇事兒,腳倒是挺疼的,他還得裝出一副不疼的樣子。

沈軒?

軒軒?

“江怡墨是瘋了嗎?她把所有財產都給了軒軒?軒軒隻是一個五歲的孩子,給他有什麼用?”江雨菲也想不明白。

“這會不會是江怡墨和沈謹塵提前商量好的?還是說沈謹塵已經知道沈軒和朵朵是......”不等李修的話講完,江雨菲直接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