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主動抱住了媽咪。

“缺,不過沒關係,反正都要死了,就彆再糟踏錢了。”江雨菲笑了笑,她鬆開了軒軒。

江雨菲博取同情的詭計成功了,軒軒明顯就是相信了她的話。

“或許我可以去找爹地借一點。”軒軒說。

“不用。”江雨菲一口拒絕。

“為什麼不用?”軒軒不懂:“隻要能延續生命,為什麼不用?”

江雨菲笑了笑,笑得有點荒唐:“我不想麻煩他,你知道我和爹地離婚後,我們就像仇人一樣,實在不適合見麵。”

“可是冇錢你會死得更快。”軒軒並不想看到媽咪死。

當然。

也不是原諒她,隻是單純的不願意看到她死而已,軒軒害怕死亡。

“其實還有彆的辦法,隻是......哎......算了,不提了。”江雨菲笑了笑。

“什麼辦法?是我可以幫忙但又不用麻煩爹地的辦法嗎?是什麼?”軒軒問。

江雨菲猶豫了一下。

她把江怡墨的遺囑拿了出來。

“現在你繼承了江怡墨所有的財產,同時你也有分配的權利,如果......軒軒可以幫忙媽咪的話......”江雨菲把遺囑給軒軒,讓他自己看。

有些話,不能太直接。

軒軒雖然隻是在上幼兒園,但他平時特彆喜歡學習,普通的字都認識,甚至看書時可以做到一目十行,過目不忘。

他很快就把遺囑看完了,軒軒也傻了。因為他從來都冇有想到小墨姨會在死前寫這樣的東西。軒軒感動得想哭,因為他在小墨姨心中的分量太重了。

有時候,軒軒覺得,小墨姨就像是自己的媽咪一樣,每次看到她都特彆的親切,姨總會遷就他,順著他。

“軒軒,其實媽咪不需要這些東西也冇事的。今天能看到你就特彆開心了,真的。”江雨菲拍了拍軒軒,小心翼翼的,充滿母愛。

她越是說不想要,越是在提醒軒軒,這份遺囑可以救媽咪的命。在媽咪和錢財之間,軒軒要做一個選擇。

對於軒軒小朋友來講,從小就生在豪門的他冇有缺過錢,對錢自然不會有任何的眷戀,他隻是個孩子,又怎麼可能會喜歡錢呢!

但這是小墨姨留下來的東西,軒軒不能隨便割愛,她會好好的守著,以後長大了,他要繼承小墨姨的公司,幫她把集團越辦越大。

“關於錢的事情我會跟爹地商量,至於這份遺囑,我冇辦法改。”軒軒說話像個小大人一樣,特彆明瞭,有氣場,真像沈謹塵的風範。

“為什麼?”江雨菲不懂。

她竟然連一個小孩子都搞不明白了。

“我想救你,但不能拿這些東西救。遺囑裡的每一件東西都是小墨姨留下來的,她肯定是希望我好好的守著,我不能辜負她的信任。”軒軒很認真。

軒軒真的超懂事,他好懂江怡墨,也冇有辜負江怡墨的任信。

“如果沈謹塵不願意拿錢救我呢?你也不捨得動這些東西嗎?”江雨菲問。

江雨菲覺得挺可笑的,從軒軒出生那刻起她就抱回家養著一直到現在。結果,軒軒的心卻是向著一個死人的,不好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