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就再找彆的辦法,這些東西一樣都不能動。”軒軒很堅定。

軒軒的堅定讓江雨菲看不到希望呀!她要的並不是沈謹塵給的幾百萬去治病,她真正想要的是江怡墨留下來的一切,結果軒軒竟然不願意給她?

“軒軒,你就眼睜睜的看著媽咪去死,也不願意把這些東西交給我嗎?從法律上來講我隻是跟沈謹塵離婚了,但我還是你的媽咪,我是你的監護人,有權力幫你管這些東西。你相信沈謹塵也不願意相信媽咪嗎?我可以幫你管得更好。而且小墨是我的姐姐,如果把這些東西交給我保管的話,她肯定也會放心的。等你十分歲的時候媽咪再還給你,這樣不是挺好的嗎?”江雨菲在掙紮。

她是真的冇有辦法了呀!軒軒的腦子轉不過來。

“可是小墨姨給了我,她應該希望我親自保管。”軒軒說道。

“這並不矛盾呀!媽咪隻是幫你保管並不是要你的。”江雨菲說。

“可是你剛纔說你活不久了,又怎麼幫我保管到十八歲?”軒軒腦回洞好清奇呀!

“軒軒,我......”

江雨菲竟然被一個孩子說得啞口無言的。

“難道你是在騙我?這份檢驗報告該不會是假的吧!你的目地是這份遺囑?”軒軒好聰明,被他給說中了。

江雨菲臉色一僵,差點露也餡。

“怎麼會呢?媽咪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完全是在替軒軒考慮呀,既然你不願意的話那就算了,媽咪下次再來看你。”江雨菲笑了笑。

今天肯定是騙不了軒軒的,得再想彆的辦法才行。

江雨菲轉身,正準備離開。這時,她突然倒了下去。

軒軒當即便反應過來,他伸手想去扶媽咪,結果卻被突然出現的沈謹塵拉開。江雨菲咣噹一聲倒在了地上,疼得她想發飆。

為了騙點錢,容易嗎?人格都冇了。

“爹地,你怎麼來了?”軒軒看到爹地好驚訝。

因為軒軒是偷偷溜出來的,他怕爹地會生氣。

此時。

沈謹塵臉上的表情確實很冷。

“以後冇有我的允許,不能再見這個女人。”沈謹塵淡淡地說著。

“是,爹地。”軒軒很聽爹地的話。

江雨菲立馬爬了起來。

“沈謹塵,你憑什麼不讓軒軒見我?就算我們離婚了,我也是軒軒的媽媽,你不能這麼霸道。”江雨菲不服氣。

軒軒的媽媽?

沈謹塵聽了想笑。但他並冇有笑出聲來,表情比剛纔還要冷了。

“軒軒和朵朵有你這樣的媽,是他們一輩子的恥辱。我警告你江雨菲,做人最好有點底線,彆讓我知道你乾的那些醜事,否則,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沈謹塵拉著軒軒,直接走了出去。雖然他身上還有重傷,但他在外人麵前偽裝得很好,冇有人可以看得出來。

江雨菲站在原地不敢亂動,她在想剛纔沈謹塵講的話。難道他都知道了嗎?如果知道的話,他會不會想著替江怡墨報仇?

“怎麼了?”李修從餐廳裡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