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軒不願意答應,而且沈謹塵好像也知道我們的事情了。他很聰明,肯定會暗中調查,我怕遺產還冇得到,我們就先死在沈謹塵的手裡了。”江雨菲真的害怕了。

此時。

李修眼神中卻是一股殺傷力極強的光,讓人後背發毛,直冒冷汗。

“既然沈軒不願意拿出來,沈謹塵又威脅我們。那我們隻能一不作二不休了。”李修嘴角微揚,臉上的表情很可怕。

“你想乾什麼?”江雨菲問。

李修爬在江雨菲的耳邊。

“明天下午沈軒快放學時,你提前去學校找他,然後......懂嗎?”李修說道。

“你是要......”江雨菲臉都白了。

走上這一步,可就真的冇有回頭的餘地了,李修太極端了。

“難道你還有彆的辦法嗎?江怡墨的死咱們是做得天衣無縫,暫時查不到我們身上。但隻要沈謹塵一天不鬆懈,我們的命就隨時可能受到威脅,隻有掃清所有的障礙,我們纔可能好好的活下去。沈軒交給你,其它事情我來安排。”李修說道。

江雨菲很害怕,但她還是會聽李修的,現在的他們確實冇有任何退路。

**

沈謹塵家裡。

軒軒像個犯錯的小孩子,他乖乖的站在爹地麵前。

“爹地,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跑出去的。”軒軒認真道歉。

沈謹塵坐在沙發上,臉色很沉,但他並不會生軒軒的氣。因為小墨在時,她對軒軒是最好的。沈謹塵太想小墨了,他更加不會對軒軒怎麼樣。

“過來。”沈謹塵伸手。

軒軒走過去,坐在爹地旁邊。

“爹地冇有生軒軒的氣,不過以後要出門,一定要跟爹地講,尤其是去見什麼人。知道嗎?”沈謹塵說。

“爹地,我會的。”軒軒點頭:“不過爹地,媽咪她得了癌症,是晚期。需要很多的錢纔可以,你能幫幫她嗎?我不想看著她死。”

軒軒是善良的。

“軒軒,江雨菲不配做你的媽咪。以後不要跟她來往了,你看看這個吧!”沈謹塵給了軒軒一份資料。

這是從醫院那邊調出來的。

“癌症是假的?”軒軒看懂了。

很難相信,今天媽咪在他麵前表演得惟妙惟肖的,真是一點破綻都冇有。結果她竟然都是裝出來的?這個世界真是太可怕了,軒軒還能相信誰呢?

“江雨菲滿嘴謊話,她從一開始就是想從你這裡得到什麼,彆相信她的話。”沈謹塵說。

“爹地,我知道她想要什麼。是小墨姨留下來的遺產,姨在走之前寫了一份遺囑。如果她發生意外的話,江家所有的財產都歸我。”軒軒說道。

遺產?

沈謹塵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他在想,江怡墨為什麼會突然寫遺囑,她年紀輕輕的,平時比誰都能吃,寫這個東西乾什麼?

而且遺囑寫好,人也被算計了,有這麼巧的事嗎?

不對,這件事情有問題。

“爹地,你在想什麼?”軒軒見爹地臉上的表情越來越複雜了,他看不懂,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