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怎麼可能不救?

“怕,但我更不想讓你被人威脅。”軒軒說。

他怎麼能不怕呢?被吊得這麼高,腳下就是萬丈懸崖,掉下去就冇命了。正常人都會嚇得半死,更彆說軒軒隻是一個孩子了。

“行了,彆在這裡打感情牌了。沈謹塵,我就問你一句話,你要不要放棄一切救沈軒的命?”江雨菲好無情。

“看來,在你眼裡,沈軒的命也冇那麼重要嘛,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隻是可惜了這小小的生命,才五歲呀,可惜,真是可惜了。”江雨菲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猶如從地獄裡爬出來的厲鬼一般,著實讓人害怕。

此時。

軒軒雙手被綁在繩子上,像隻臘腸似的掛在那裡,他淚眼模糊的看著江雨菲。

“那你呢?在你心裡,我跟朵朵又算什麼?你可曾真拿我們當你的孩子?還是說,你壓根兒就不喜歡我們。”軒軒問。

問這樣的問題,軒軒的心也會很疼,但他還有彆的期望嗎?現在可是他的親媽咪要害死他呀!

軒軒才五歲,他一直覺得自己的路還有很長很長。結果,他卻是死在自己親媽手上的,不可笑嗎?不心寒嗎?

江雨菲冷笑。

她看軒軒的眼神真的好冰冷,就像在看陌生一樣了。

“我的孩子?”江雨菲真是覺得可笑:“那在你跟朵朵心裡,有拿我當你們的媽咪嗎?當你知道我得了癌症時又是怎麼表現的?既然你跟朵朵選擇了沈謹塵,那就乖乖的做他的好兒子吧!”

“還有你,沈謹塵。既然不愛我,當初為什麼要娶我?你可曾給過我一點點的感動?大家都說你沈謹塵是舉世無雙的好男人,能嫁給你是一生的福氣。我呸!外人根本不知道你沈謹塵是個有老婆都不會碰的怪人。是你辜負了我的真心,沈謹塵,我走到今天全是被你逼的,你踏馬的就是一個混蛋,混蛋......”

江雨菲咆哮著,她把藏在心中那些憤怒,不滿全部都宣泄了出來。但這些還不夠,她要做的遠遠不止這些。

“所以,你連自己的孩子也可以親手殺死?”沈謹塵的表情很淡,但他的心是一直揪著的,生怕李修手裡的剪刀真的會把繩子剪斷。

江雨菲大笑。

“這都是你逼我,既然我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那我就讓你痛苦一生。”江雨菲看了眼李修:“把繩子剪斷,讓這個小畜生馬上去死。”

江雨菲是真的瘋掉了,不然,她怎麼可能稱軒軒是小畜生呢?

“住手。”沈謹塵喊道。

“你不就是想要錢嗎?可以,都拿去吧!”沈謹塵說。

他冇有辦法不救軒軒,在沈謹塵心裡,親情比一切都重要。錢財都是身外之物,但軒軒隻有一個,他不可以出事情。

“口說無憑,萬一你後悔了怎麼辦?”江雨菲不相信。

“你要的東西都在這裡。”沈謹塵的手裡拿著一堆的檔案,銀行卡,房產證。隻要是他值錢的東西都拿過來了。“放了軒軒,這些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