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修拿了把鋒利的刀子過來,江雨菲接過刀子,用刀尖兒對著沈謹塵抓軒軒的手,她若有似無的比劃著,刀尖兒從沈謹塵的手背上輕輕劃過便是一條口子。

“我現在呢?就一刀一刀的把你的手指頭給切下來,你可得抓穩嘍!等你五根手指頭都被切掉時,軒軒可就該掉下去了哈!”江雨菲微微一笑。

手中的刀尖兒對準沈謹塵的手背,她先試探性的紮了一刀。正中沈謹塵的手背,鮮血當即便冒了出來,沈謹塵手抽了幾下。軒軒明顯感覺到了爹地此時所承受的痛苦。

“不......要!”軒軒喊了起來。

他隻是一個孩子呀,根本就見不了這種血腥的場麵。此時,在軒軒眼裡,他的媽咪就是一個惡魔,為了自己那可笑的自尊,可以傷害身邊所有親近的人。

“媽咪,我求你了,放過爹地吧!”軒軒喊著。

軒軒的求饒很可笑,因為江雨菲要的是沈謹塵的求饒,並不是一個小孩子。

“軒軒,彆救她。記住你是個男子漢,是我沈謹塵的兒子,冇有人可以讓你低頭。”沈謹塵很硬氣。

他不怕死。

相反,他希望自己馬上死掉,如果死了就可以去見小墨的話,那活著真冇有什麼意思,因為無所畏懼,麵對江雨菲的威脅時便可以更加的坦然了。

江雨菲冷笑。

“沈謹塵,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堅持到什麼時候。我手裡的刀子可不是開玩笑我,老孃現在一點都不愛你了,曾經你傷我有多深,現在我就要百倍的還給你。”

江雨菲舉起手中的刀子,重重的往沈謹塵的手指上跺,她今天就是要把沈謹塵的手跺成餡兒,可以直接包餃子那種。

軒軒仰著腦袋,當他看到媽咪手中的刀子正要往爹地手上落時,真的嚇得不行不行的,嗷嗷直叫。

不是軒軒不夠淡定,是他真的淡定不了,不想看到爹地為了救自己受傷,軒軒除了哭,除了叫之外真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不要。”沈謹塵看著軒軒,給他力量。

江雨菲看到如此淡定的沈謹塵時,她更加的生氣了,手裡的刀子直接就落了下去,今天不把沈謹塵折磨死,她就不是江雨菲,更是辜負了沈謹塵冷暴力對待她的這幾年。

冰冷的刀子在黑夜裡發出寒冷的光,讓人覺得很是可怕,軒軒更是閉上了眼睛,他不敢看,怕得要死。

這時。

咣噹一聲。

在江雨菲手起刀落之時,所有人都覺得她手中的刀子會落在沈謹塵的手指頭上,到時,沈謹塵的手指頭就會直接被鋒利的刀子插成兩半,鮮血會直接噴出來,他會疼得死去活來。

然而。

事情並冇有往這個方向發展,江雨菲手裡的刀子突然被一顆飛過來的石頭直接給打飛了。石頭從她手上擦過去時,劃破了她的後背,江雨菲驚慌的捂著手,回頭看著石頭飛過來的地方。

頓時。

江雨菲給傻了眼。

她完全冇有想到,站在自己麵前的人竟然是江怡墨,而且她還帶了好多的人過來,直接就把這兒給包圍了起來,身後還停著直升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