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女人到底是有多拽?就感覺江怡墨好像本事通天一樣,江雨菲當即便坐在了地上,癱軟的身體,麵無表情的樣子。

“快過去。”江怡墨對身邊的徐風說道。

徐風立馬帶人過去,把沈謹塵和軒軒救了起來。江雨菲和李修也被圍了起來,現在怕是給他倆兩對翅膀也不見得可以飛走。

江怡墨大局在握的樣子,真的很酷,很拽。

沈謹塵回頭。

當他看到江怡墨的那一秒,眼眶直接就給紅了。他一直不敢相信江怡墨死了,現在看到她更加的確定,這一切不過是她一手導演的一場戲。

“對不起呀,我來晚了。”江怡墨走過來,她在給沈謹塵道歉。

這些計劃,她從來都冇有告訴過沈謹塵,他就像是永遠都在她的計劃之外一樣。當然,她也冇有必須要講的理由。

隻是那天。

當沈謹塵知道江怡墨死了,他坐在她的床頭抱了她一天一夜,江怡墨在他懷裡等了一天一夜,他的眼淚都掉到了她的臉上。

那一天,江怡墨的心情特彆的複雜。當時就想從沈謹塵懷裡起來,告訴他,她是炸死。但她並冇有,而是繼續按計劃。

剛纔。

她也來得有點晚,如果再晚一點點,沈謹塵的手就真的廢掉了,軒軒也有可能從懸崖上掉下去,一切都變得好懸。

下一秒。

沈謹塵一把將江怡墨摟進了懷裡,他一個字都冇有講,隻是把她越抱越緊,緊到江怡墨呼吸困難。

江怡墨像塊木頭一樣,被沈謹塵抱在懷裡。他的雙手落在她的背上。江怡墨能感受他對自己的好,以及那種失而複得的心情,可她的雙手卻不知道要怎麼舉起來,抱著他。

“姨。”軒軒跑了過來,抱住江怡墨的腿。

“太好了,太好了,姨,你冇事兒,你冇事兒。”軒軒激動得不知道要講什麼好,他把江怡墨的腿抱著,緊緊的抱著。

同一時間,江怡墨被兩個男人抱著了,這種幸福感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感受到得。

“對不起,軒軒,讓你擔心了。”江怡墨低頭,看著矮矮的軒軒。

“姨,隻要你能回來,什麼都是好的。我和爹地都超想你。”軒軒又哭了,但這是幸福的淚水,看到姨回來了,比什麼都幸福。

“為什麼不告訴我?”沈謹塵貼著江怡墨的耳朵,在她耳旁輕聲地說著,帶著一股指責的意思。

剛纔半天也講不出話的他,現在好嚴肅。

“這件事情回去了再解釋。”江怡墨從沈謹塵懷裡起來,她立馬也變得嚴肅認真起來:“徐風,讓醫生過來。”

江怡墨早就想到會有人受傷,所以過來時連醫生和護士都帶過來了,沈謹塵的手受了傷,軒軒的雙手也被繩子勒出了傷,醫生護士正在給他倆檢查。

江怡墨單手插兜,笑眯眯的走過去,正對江雨菲。

“怎麼,看到我很吃驚嗎?瞧瞧你,臉都嚇白了,這可不是我認識的江雨菲喲!”江怡墨好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