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讓她永遠都是勝券在握的那個人呢?十個江雨菲也玩不過她。現在看到死掉的江怡墨好端端的站在這裡,江雨菲和李修都不敢相信,大晚上的,莫不是鬨鬼了吧!

但大家心裡清楚,江怡墨是真的活過來了,這一切,不過都是她設的騙局。

“不,不可能。當時李修明明一刀子紮進了你的胸口,你出了好多好多的血,連呼吸都停了,你是怎麼做到的?”江雨菲混身都在發抖。

她是真的不敢相信呀!這怎麼可能會是真的呢?江怡墨怎麼就死不了?就好像她每次有危險的時候總會逢凶化吉。就像五年前一樣,她生了孩子大出血,隻剩下半條命了,竟然也會被人救走。

現在也是一樣,她總是死不了,這是為什麼呀!

“不想死有一萬種方法騙過你們,隻怪你們太年輕了,連番茄汁和血都分不清楚。江雨菲,就你這豬腦子,註定活不到大結局。”江怡墨笑了笑。

而今天,就是江雨菲和李修的死期,江怡墨會讓他倆死得明明白白的。

“江怡墨,你算計我?為了讓我整死,你設這麼大的局來匡我?”江雨菲氣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算計?

江怡墨確實是在算計,但她的出發點都是好的,並不是像江雨菲一樣冇有底線,連朵朵和軒軒都害,小孩子都不放過的人當真是冇有人性。

“為了讓你相信我要死了,對我放下戒備心,當著我的麵兒講出你做的那些事情,可真是不容易呀!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江雨菲,你自己已經認了,接下來你該去哪裡不用我提醒了吧!”江怡墨笑得很淡。

今天是可以收拾江雨菲,但她並不開心。因為江雨菲的算計,爸爸出車禍死了,繼母也死了,朵朵從小不會說話性格缺失,軒軒也被綁了起來。

“你很早就開始懷疑我了?”江雨菲捏緊拳頭,她很氣,但她冇有辦法了。

江怡墨太聰明瞭,她什麼都猜得中。

“是的,從爸爸出車禍後你跑到家裡找我分財產開始,我就懷疑你了。當時你確實做得天衣無縫,理由也編得很好,但你忘記一件事情,也正是那件事情,暴露了你自己。”江怡墨說道。

“什麼事?”江雨菲還真不知道。

“爸爸車禍那天早上,你當時告訴我是爸爸臨時修改了遺囑,但你當時太慌忘記處理爸爸的電腦,那台電腦上可全部都是你的指紋。”

“為了讓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你故意讓你媽跟著爸爸一起去,這樣便可以洗清你的嫌疑。畢竟正常人是不可能對親媽下手的,但你江雨菲就敢。”

“後來,我故意說,等你媽醒過來再分遺產,或是她死掉後也可以。於是,你就起了壞心思,親手殺死你媽。”

“江雨菲,我說得可對呀!”

江怡墨講完了。

每件事情都被她說中了,就好像事情發生時她在現場一樣,講得一模一樣,十分逼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