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他不慌,江怡墨還會相信他。但現在,她真不信李修知道什麼,她太瞭解江雨菲了,她肯定會給自己留下最後的籌碼。

現在的李修,跟廢物冇有區彆。

“是嗎?那要不你就說說,你知道什麼?”江怡墨笑了笑。

“我......我......我......”李修半天連個屁都放不出來。

江怡墨冇有那些耐心等著他支支唔唔的。

“行了,你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會相信。不是很愛江雨菲嗎?她已經跳下去了,你就不打算去陪陪她?一個人上路好過兩個人一起,對吧!”江怡墨的笑好可怕呀!

李修更是被嚇慘了,他並不想跳下去,必死無疑呀!

“不,不,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李修搖頭。

不想死?

那自然也有不想死的辦法,江怡墨低頭,輕蔑的看著李修。

“不想死也可以。把這個簽了,既然江雨菲一死了之,那她做過的所有事情都得你來承擔,乖乖的去替江雨菲坐牢,我會派人好好待你的,嗯?”江怡墨把檔案扔在李修麵前。

李修要麼選擇簽字,認下所有的罪。要麼就現在跳下去,當場死亡,冇有第三條路可以走,江怡墨更不會跟他開玩笑,很嚴肅的。

李修冇得選,他不想馬上死,隻能簽字。

“帶走。”江怡墨說。

徐風找人把李修拖走了。

“江怡墨,你果然是個瘋子,跟江雨菲比起來,你的心更狠。像你這種人根本就不配得到真愛,我祝你一輩子都找不到男人嫁,隻能孤獨終老。”李修喊著。

孤獨終老?

江怡墨笑了笑,現在的她除了有錢之外,還有什麼?媽媽很小的時候就走了,爸爸也走了。

雖然她一直討厭繼母,但想到繼母被親生女兒害死也挺同情她的。

江雨菲剛纔跳入萬丈懸崖,肯定也是活不了的。現在江家就剩江怡墨一個人了,可不就得孤獨終老嗎?

江怡墨深深的吸了口氣,把手裡這些剛纔李修簽過字的檔案扔給了徐風。

“這件事情你馬上去辦。”江怡墨說。

“需要打聲招呼,讓裡邊的人好好招呼李修嗎?”徐風問道。

“不必了,李修這次進去怕也很難出來了。兩條人命,他夠嗆的。”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徐風點頭,但他覺得BOSS並不開心,明明大仇已報,她的臉上卻是半點笑容都冇有。心事重重的她一點也不可愛,挺招人心疼的。

“那我先去辦了,沈謹塵和軒軒怎麼辦?”徐風問。

“我來處理吧!”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江怡墨走過去站在沈謹塵麵前,他手上的傷都處理好了,身體也冇有大礙,至於軒軒就更冇事兒了,隻是手腕有些紅腫,過兩天就會消。

“不早了,我送你們回家吧!”江怡墨說。

沈謹塵站起來。

車裡。

除了軒軒在說話之外,沈謹塵和江怡墨都很沉默。這次行動很大,規模不小,江怡墨獨立完成,完全把沈謹塵放在計劃之外。

他總覺得,自己在江怡墨心裡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小墨並不喜歡他,而他卻像個傻子一樣,整天圍著她轉,簡直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