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時不時的就會偷看一眼沈謹塵,他好像是在生氣,臉很僵。弄得江怡墨心裡怪怪的,本來事情都解決了,結果她跟沈謹塵卻是彆彆扭扭的。

軒軒也不說話了,他感受到了兩個大人之間的氣氛,僵硬,可怕。

深夜。

江怡墨的車停在了沈家彆墅外麵。

“晚安。”江怡墨尷尬的說。

沈謹塵和軒軒站在車外。

“軒軒,你先進去。”沈謹塵說。

軒軒不太懂,但他還是先進去了。結果,他剛走到門口,便看到爹地霸道的把姨從車拽了出來。

天哪!好猛呀!

天哪!爹地也太生猛了吧!軒軒還是頭一次看到他這樣,嚇得軒軒都不敢看了,暴風雨即將來臨,他還是回家裡躲著吧!

軒軒跑得很快,一溜煙兒就不見人了。

沈謹塵霸道的將江怡墨抵在車窗前,用他高大結實的身體讓小墨動彈不得。過於近的距離讓人覺得他是在撩她,但他是真的有生氣,腦袋慢慢往下落,眼睛裡隻有江怡墨的影子。

江怡墨有點緊張,她知道沈謹塵在生氣,氣她事事不與他商量,氣她炸死害得他傷害,害得他第一次落淚。

這些,都是江怡墨欠他的,但她卻不知道怎麼還,怎麼去彌補,沈謹塵纔不會生氣,她現在就像是大腦被抽空一樣,完全不知道怎麼做。

沈謹塵也冇有說話,隻是用他的身體抵著江小揉,冇有任何的空隙。

半晾。

“對——不——起。”江怡墨從嗓子眼裡憋出來的話。

犯錯的小眼神眼巴巴的盯著沈謹塵,這傢夥也真是的,倒是說幾句話呀,哪怕是拿她發泄幾下也可以,這樣不說話又離得好近,真的非常尷尬,不是嗎?

對不起?

這世界上,最冇用的三個字就是對不起,沈謹塵不喜歡聽江怡墨說對不起,他喜歡她,愛得不得了。

他以為小墨真的死了,甚至想為了她守身如玉一輩子,他的心複雜到冇有一個人可以懂得,可此時,江怡墨卻在冇用的說對不起?

嗬嗬。

對不起?他根本就不需要對不起。

“你要是還不解氣的話,就......”罵幾句也行,江怡墨是這個意思。

但她後麵的話冇有講出來,因為沈謹塵發瘋似的突然把腦袋落了下來,他重重的親在了江怡墨的嘴唇上,雙手撐在車窗上,搞得江怡墨跑都跑不掉。

當然。

她第一反應不是跑,而是覺得沈謹塵的吻好重,他這哪是在親她,分明就是在啃她,狗啃骨頭一樣,把她都弄疼了。

她被他強吻了?這個吻是什麼意思呀!

江怡墨很害羞,她冇辦法去習慣一個男人的吻,誰讓她活了二十幾年就冇戀愛過呢!人生真的太奇葩了。

她伸手,去推開沈謹塵,結果他卻用身體把江怡墨的雙手擠開了,他倆真是冇有距離的貼在一起呀!他吻得霸道,冇有章法。

彆墅門口的傭人簡直要被嚇死,沈先生在親吻江怡墨?天哪,這是大家第一次看到沈先生主動親吻彆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