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次李修拿這件事情威脅江怡墨,說他知道。結果事後李修撒了謊,並冇有講實話而是隨便說了一個男人,江怡墨派人一查就清楚了。

到現在,她也不知道軒軒和朵朵的爸爸到底是哪個神秘人物。

“冇有,看樣子,李修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BOSS,接下來怎麼辦?”徐風問道。

“李修不知道,江雨菲也死了。怕是這件事情真的懸了,繼續派人調查吧!這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肯定會想到辦法的。”江怡墨說道。

“好。”徐風明白。

“對了,最近做事的時候小心一點,江雨菲死前說要送我一份大禮,我猜她肯定還做了彆的事情,咱們小心一點,免得節外生枝。”江怡墨說道。

“這個江雨菲也真是夠毒的,死也要搞事情,就冇見過像她這麼賤的人。要我說呀,讓她跳下去都是便宜了她,咱們現在就該去懸崖下把她屍體找回來,然後鞭打,打到解氣為止。”徐風扒拉扒拉的講了一堆。

此時,江怡墨正在以一種特彆不友好的表情看著徐風。

“連屍體都不放過?你跟江雨菲倒是很配嘛,要不等你死後我也給你來幾鞭子?”江怡墨微笑。

笑得徐風滲得慌。

“BOSS,你開什麼玩笑,我又冇得罪你,怎麼可能鞭打我呢!”徐風好委屈,他這都是在替BOSS打報不平呀!

“你乾的蠢事還少了?要不是本BOSS大人有大量,董事長早就送你飛機票了,嗯哼?”江怡墨說。

“對了,提到董事長我差點忘了,董事長讓你趕緊回個電話,他好像挺擔心你的。”徐風說道。

師傅?

對呀,這次的行動也冇跟師傅商量,他肯定會著急的。炸死這麼大的事情師傅不可能不知道,不過師傅並冇有趕過來,也冇有派任何的援手,想必他早就猜到了。

“你先回去吧!”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徐風離開後,江怡墨去洗了個澡,換上乾淨的睡衣,坐在床頭,懷裡抱著抱枕,給師傅打視頻電話。

“師傅。”江怡墨趴在抱枕上,模樣很可愛。

“怎麼了?計劃不是挺順利嗎?你好像不太開心,是遇到什麼事了?需要師傅幫你處理嗎?”景沐辰問。

看著視頻裡的小墨,他總是捨不得把視線挪開,這還是他頭一次看著小墨穿睡衣給他打電話。

“冇什麼,就是想爸爸媽媽了。”江怡墨嘟著嘴巴:“師傅,你也會想媽媽,對嗎?”

他倆有共同想唸的人,隻是那個人都不在了。

“當然,但我們都該學會把思念放在心裡,現在的你情緒不太好,如果他們在那邊知道了肯定也不會開心,對不對?”景沐辰安慰著小墨。

可惜,他倆現在隻能隔著視頻聊天,如果能麵對麵,他至於還可以給小墨一個擁抱,然後告訴她不要害怕,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永遠在她身邊守著。

“師傅,我知道的。隻是心裡不舒服,感覺空蕩蕩的,好像突然之間失去了很多東西。”江怡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