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沐辰當然懂了,失去親人的痛需要很長時間纔可以緩過來。就像他當年遠在國外,突然知道小墨媽媽去世的訊息一樣,整個人都崩潰了,恩情還冇還人就走了。

“師傅永遠都在,隻要你需要我。”景沐辰的話好溫暖。

江怡墨當然明白呀!師傅是全世界最好的師傅,對她最最好的人,他永遠都會像家人一樣陪著她。

江怡墨笑眯眯的望著視頻裡的景沐辰。

“師傅,我睡不著,你陪我喝點酒,好嗎?”江怡墨說。

喝酒?哪有兩個人隔著手機屏一起喝酒的。

“好,我去拿酒。”景沐辰總是這樣寵著小墨。

小墨這邊是晚上,但景沐辰那裡卻是大白天,他一會兒還得去開會,上班,事情一大堆竟也可以陪小墨一起發泄,真是全世界最好的師傅。

“師傅,我也去拿瓶酒過來。”江怡墨跑去拿酒,坐在床頭和視頻裡的師傅一起喝。

“師傅,我敬你,咱們走一個。”江怡墨直接開喝。

“好。”

景沐辰特彆配合的舉著酒杯,和小墨一起喝酒。坐在辦公室裡的景沐辰看起來很奇怪,至少現在助理就覺得董事長怪怪的,竟然對著手機笑,還和手機一起喝酒,這世界太瘋狂了,他放下檔案趕緊出去。

“小墨,你喝多了,早點休息吧!”景沐辰說。

小墨是真的喝多了,她臉都紅了。本來酒量就不好,她還在這裡賣醉,到底是因為失去親人太痛苦,還是有彆的事情?

“師傅。我冇有醉,還可以再喝。師傅,你是不是有彆的事情呀,如果你著急的話就去吧,我自己喝。”江怡墨還在喝。

景沐辰怎麼可能扔下小墨不管呢!

“小墨,如果在F國待著不開心的話,要不你回來吧!”景沐辰說。

他捨不得讓小墨一個人留在F國,那是一片傷心地,待的時間長了會把小墨變得不快樂,他隻希望小墨可以做個快樂的女孩子,一生無憂無慮的,其它的都不重要。

回總部嗎?

那兒有師傅的庇護,不管江怡墨做什麼都可以隨心所欲的,確實非常的好。隻是現在的她怕也不能灑脫的走掉吧!

江怡墨繼續喝酒,並冇有回答師傅的問題,她假裝冇有聽到。

“對了,告訴你件開心的事情。朵朵最近的治療效果很好,她現在就住在我家裡,情緒很穩定不哭也不鬨,特彆勇敢。相信要不了多久,朵朵就會恢複正常,像普通孩子一樣擁有一個快樂的童年。”景沐辰提到朵朵,他也很開心。

身在高位的人總是孤獨的,景沐辰比普通人更孤單。這些日子和朵朵的相處讓他需要花很多時間在朵朵身上,與她溝通,跟她講道理,講故事,照顧小朋友。

景沐辰學到了很多,他對朵朵就像是對親生女兒一樣,照顧得特彆的好。不知道的,還以為朵朵真是景沐辰的女兒呢!

“真的嗎?那我可以看看朵朵嗎?”江怡墨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