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好想朵朵。

“現在肯定不行,我在公司,朵朵在醫生那裡。晚上吧!”景沐辰說。

“好,謝謝師傅。謝謝你把朵朵照顧得那麼好,肯定花了你不少的心思吧!”江怡墨笑眯眯的望著手機屏裡的師傅,喝醉的小墨特彆可愛,臉上的表情也很多。

景沐辰的手落在手機屏上輕輕的撫著,表情很寵溺。

“傻丫頭,你的女兒不就是我的女兒嘛,替你照顧朵朵是應該的。”景沐辰脫口而出。

當他發現手機屏裡的小墨尷尬後,他便又說:“師傅的意思是我拿朵朵當自家閨女一樣,照顧她應該的,不用跟我客氣。”

“謝謝師傅。”江怡墨又喝了起來。

越喝越多,腦子越來越不清醒的她趴在了抱枕頭,隻露了一個頭頂在視頻裡,景沐辰現在隻能看到一堆頭髮。

“小墨,你喝多了,早點休息吧!”景沐辰正準備掛掉。

這時。

江怡墨突然把腦袋仰了起來。

“我冇醉,誰說我醉了?嘻嘻。”江怡墨笑了笑,臉上的表情又消失了,陰陽不定的。她的手指落在自己的唇上輕輕的點著,如蜻蜓點水一般,還說她冇醉?

“小墨,你真的不能再喝了,聽師傅的話,早點休息。”

要不是現在隔著著手機屏,景沐辰肯定會跑過去把小墨按床上,讓她乖乖的睡覺,彆再折騰了。

“真的冇醉,我都記得今天沈謹塵吻我的,怎麼會醉呢?”江怡墨的手還在自己的唇間。

景沐辰一愣,原來小墨手指觸碰的地方被沈謹塵吻過?

“沈謹塵吻你?”景沐辰的心情跌宕起伏,很不平靜。

“嗯訥。”

江怡墨點頭,她是真的喝多了,斷片了,纔會傻乎乎的跟師傅聊這些東西。

“那你......願意的?”景沐辰問。

他守了小墨整整五年,當初把她帶回總部時,小墨滿腦子想的都是報仇對付江雨菲。現在,她滿腦子想的都是男人,沈謹塵。

她不過是回F國幾個月,和沈謹塵認識的時間短之又短,可他倆感情卻超過了景沐辰五年對小墨的守護。

果然。

真愛是不分先後的,就算他更早認識小墨,註定不是他的,終究是得不到。隻是會心痛罷了,也不知那種感覺會在何時消失,還是會折磨他一輩子。

江怡墨搖頭。

“我不知道。”

是的,她弄不清楚沈謹塵的吻是什麼意思,他不止一次吻她了。上次是偷偷摸摸的,這次是光明正大的。隻是吻得狠了些。

“既然不知道,就彆去想了,早點休息。”景沐辰不想再往下問,知道得更多,更心痛,他怕自己會後悔,後悔選擇退路,隻是做小墨的家人,師傅,知音。

江怡墨本來也睡著了,她趴在床上呼呼大睡。倒是景沐辰捨不得關掉視頻了,他把手機充電線插上,手機放在辦公室前,一邊辦公一邊時不時的看看視頻裡的小墨。雖然現在根本就看不到她,隻能看到她家的天花板,光線還不怎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