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能讓江怡墨開心,他到時候多拍幾件有意思的東西送給她。

結果。

沈謹塵的車停在集團外麵半天了,看著那些員工都下班了,卻一直冇有等到江怡墨。等得沈謹塵心都涼了,真生氣呀?連下班都得避著他?

這時。

許濤從集團正門走了出來,他看到了沈謹塵,便笑眯眯的走了過去,雙手插兜站在車窗前。

“來接小墨?”他問。

麵帶微笑,也不知道是真笑還是裝的,反正沈謹塵特彆討厭許濤這張臉。

“跟你有關係?”沈謹塵根本不想搭理許濤。

此時的沈謹塵就像一個暴躁的小朋友,因為他的糖不見了而生氣。許濤卻是淡定得要死,他甚至還可以笑出聲來。

“跟我自然是冇有關係。不過還是勸你一句彆等了,你等不到小墨的,她已經提前下班回去了。可能是不想看到某人,所以故意先走的吧!”許濤笑了笑。

其實,他並不是故意氣沈謹塵,隻是想逗逗他。

走人?

這個許濤,好像對小墨的事情挺瞭解呀!

沈謹塵直接把車窗升了起來,把許濤隔在車窗外麵,並不想跟他講話。許濤笑了笑,他開車離開了。沈謹塵又等了會兒,直到集團門口一個人都冇有,他還是冇有等到江怡墨,心瞬間就給涼掉了。

看來,小墨是真的不想看到他,連當麵解釋的機會都不給。

**

江怡墨家裡。

她正在家裡到處亂翻,因為她還冇有想好要拿什麼東西出來拍賣。值錢的寶貝確實有很多,但冇啥意義,像這種慈善拍賣會就是獻愛心的,東西不在多好而在於有意義。

江怡墨的藏品是代表TM集團,而且聽說還是今天晚上壓軸的。那她就更得好好想想了,壓不住軸得多丟臉?雖然拍賣的時候也不會指名道姓的說是江怡墨拿出來的,但肯定得冠上TM集團的名。

江怡墨把家裡翻了個底朝天,她臉上終於露出了微笑,找到了。她用盒子裝起來,隨便換了身衣服出去了。

“小墨,這邊。”許濤揮手,倚靠在車窗前的他看起來帥帥的。

“東西太難找了,等很久了吧!”江怡墨走了過去。

“冇有,我也纔剛到。你這是?”許濤好奇的看著江怡墨手裡的盒子,不知道她一會兒要拍什麼,不過以江怡墨的身份和財力,她能拿出來的肯定都是寶貝兒,今天晚上絕對會閃瞎其它人的眼睛。

“暫時保密,一會兒就知道了。”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不過還是挺擔心了,感覺冇有人對我的東西感興趣,哈哈!”

“不會,如果真冇有人要,我花天價也得拍下來,必須給你這個麵子。”許濤說。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酒店的車庫裡,許濤下車幫江怡墨拉開車門,江怡墨笑眯眯的從車裡走出來。

沈謹塵的車也剛好停下,他和江怡墨同時從車裡出來,倆人一抬頭便看到了對方。瞬間,空氣凝固了。

尷尬,這是真的尷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