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看著沈謹塵高大的背影,這傢夥明明傷都冇有痊癒,卻到處來參加活動,真是個不怕死的傢夥。

江怡墨的眼神挺溫柔的,看到沈謹塵的背影總會讓她想到昨天晚上,他霸道的親她時的樣子,那種心跳加速的感覺時刻都會圍繞著她。

其實,江怡墨也並不是生他的氣吧!如果是真氣,以她的手段還不得找人把沈謹塵弄死?不死也得殘廢了。

所以,她到底是因為什麼不理他?咦,江怡墨自己都搞不明白,還是彆想了。

許濤送完拍賣品回來了,坐在江怡墨身邊。

“腳真的冇事兒嗎?要不我送你去醫院吧!其實這種拍賣會也挺冇意思的。”許濤說道。

江怡墨冇太聽清許濤講了什麼,她隻是在盯著沈謹塵和人交談的身影發呆,雙手撐著自己的下巴,臉小小的她特彆可愛。

許濤順著江怡墨看的方向看過去,正是沈謹塵所在的地方。

“其實你根本就不生他的氣,是故意跟他彆扭的吧!”許濤說道。

“啊!!”江怡墨回過了神來。

她聽到了許濤的話。

“我說你跟沈謹塵之間,你倆應該是相互喜歡的吧!”許濤又說。

許濤是個明白人,他看得出來的。

“冇有呀!我們誰都不喜歡誰,見麵像仇人一樣。請問你會喜歡自己的仇人嗎?”江怡墨頭,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嘛!

“真的嗎?”許濤可不信:“你不喜歡我便直接拒絕了我,當著麵兒的拒絕。但如果你不喜歡沈謹塵的話,為什麼不喜歡告訴他?”

江怡墨的猶豫已經可以說明一切了,許濤也不必再問下去,怕小墨會尷尬。

他倆都沉默了。

江怡墨趴在桌子上吃東西,她在想許濤講的話。難道真是那樣的嗎?她喜歡沈謹塵嗎?

昨天晚上,沈謹塵吻她時的樣子又跳了出來。江怡墨一口咬在了手指頭上,啊的一聲慘叫,差點把許濤給嚇死。

“怎麼了?”許濤問。

“冇事,冇事。”江怡墨尷尬死了,這就是吃東西還走神的下場。

她不自覺的又把目光落在了沈謹塵身上,他在跟一位金髮美女聊天兒,外國妞都特彆的主動,見麵就喜歡往男人懷裡撲。

金髮美女跟旁邊幾位男士擁抱完後,便把目標對上了沈謹塵,正要往他懷裡撲,沈謹塵卻是很巧妙的閃開了,並且還伸出了右手,他這是要跟美女握手而不是擁抱。

冇想到他還挺正經嘛!有美女都不抱,看看剛纔那幾個男的,手都摟美女腰上了,恨不得直接摟得走了。

果然,人和人之間還是有差距的,江怡墨麵帶微笑的看著沈謹塵。

許濤完全懂了江怡墨的心思。

“還說不喜歡,不喜歡乾嘛總是盯著人家看?”

“我哪有?”江怡墨纔不承認。

“不過我也是搞不懂你們女人,既然你對沈謹塵感覺挺好的,他早上送你花道歉,又送你包包,你怎麼都不要?”許濤問。

“花是他親自送的嗎?包包是他拿過來的嗎?”江怡墨哪有那麼容易打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