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你不原諒是因為沈謹塵冇有親自道歉?那你這就是喜歡他呀!”許濤秒懂。

“喜歡他?嗬嗬噠!”江怡墨把臉轉開,她是不會承認喜歡沈謹塵的,誰會喜歡那個王八蛋呀!

慈善拍賣會開始。

主持人站在台上,身後有一個大螢幕,在他介紹每一件拍賣品的時候大螢幕上就會展示出來,每件拍賣品都有它的起拍價,所有人都可以叫價,最後是價高者得。

今天晚上所有的交易現金都會用作慈善,等於是大家在這兒獻愛心。所以,F國大大小小的老闆們,行業大佬們都過來了,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宣佈自己的公司品牌,提升形象。

主持人在台上說得很熱鬨,大家聽得也很嗨。第一件拍賣品是一幅畫,名師之作,拍出了八十萬的高價。

“小墨,你有想要拍的嗎?”許濤問江怡墨。

他倆今天也不能隨便出來,總得拍幾件回去放在TM集團分公司裡麵,而且這些錢都是可以報銷的。

“一會兒你看著拍吧!我無所謂的。”江怡墨不感興趣。

台上。

主持人繼續介紹。

“下麵這件拍賣品是由沈氏集團的總裁沈總拿出來的,是一套琉璃碗,前朝的寶貝兒,宮裡的東西。接下來我好好的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套琉璃碗......”

主持人扒拉扒拉的說著,把沈謹塵的拍賣品吹上了天。當然,這套琉璃碗也確實有價值,很厲害的,看樣子,大家都還挺感興趣的。

“小墨,要不要拍下來?”許濤問江怡墨。

許濤早看出江怡墨跟沈謹塵之間來電,雖然他也喜歡小墨,但表白被拒後隻能做朋友了。但許濤是真看好江怡墨和沈謹塵,他倆能走到一起。

沈謹塵拿出來的東西,江怡墨自然得拍回去吧!

“我要兩個碗做什麼?拿回家吃飯呀!”江怡墨一臉嫌棄。

“這是前朝的寶貝兒,世間僅此一對,拿回去吃飯也挺好的呀!”許濤說道。

“你想要你拍吧,跟我沒關係。”江怡墨趴在桌子上繼續扒拉碗裡的飯。

“我出五百萬。”金髮美女喊道。

五百萬?

這女人挺有錢的呀!江怡墨抬頭看了看這美女,這就是剛纔想往沈謹塵懷裡撲的那個女人嗎?現在她還在對沈謹塵使眼色,這是看上他了呀!

“小墨,我敢打賭,這位外國妞看上沈謹塵了。”許濤笑了笑,接下來應該有好戲看了。

“關我屁事。”江怡墨繼續吃東西。

沈謹塵的拍賣會兩分鐘被抬到了八百萬,而且這八百萬也是外國妞報的價,她這是鐵了心要把沈謹塵的東西拍下來呀!

此時。

外國妞還走到了沈謹塵身邊,跟他並肩站在一起。從江怡墨這個方向看過去,正好看到沈謹塵和外國妞的背影。

外國妞屁屁很大,身材像水蛇一樣。沈謹塵身影高大,背影很帥很男人,他倆站在一起,著實讓人心裡發緊。

“八百萬一次,八百萬二次,八百萬三......”主持人正在倒計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