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倒好,直接加到了一個億?真當這一個億是隨便喊喊的嗎?

沈謹塵低頭,輕聲在小墨耳邊說:“你拿得出一個億?下一趴我來喊,你收手吧!”沈謹塵想幫江怡墨挽回麵子,他要自己買自己的東西,高價?

“TM集團的錢,花著痛快。”江怡墨笑眯眯的看了眼外國妞,發現她已經開始緊張了。

外國妞再有錢,也不至於傻到花一個億買兩個碗回去吧!如果說她真的是為了勾搭沈謹塵的話,那這代價也忒大了些。

“怎麼,還繼續嗎?”江怡墨問。

繼續?還是不繼續?這倒真是一個問題。

外國妞心想,江怡墨真那麼有錢?不對呀,在F國冇聽說她這麼號人物,想必也是對沈謹塵有意思,在這兒打腫臉充胖子吧!

“五個億。”外國妞牙一咬,直接翻了五倍。

她這是想一舉把江怡墨打趴下去,反正都喊到這個地步了,現在放棄更加丟臉,她還想一會兒從沈謹塵手裡親自把碗接過去,再勾搭一下,說不定還能給自己找個優秀的老公。

為了沈謹塵,五個億值了。

噗嗤。許濤差點冇站穩,五個億呀!江怡墨不會還要跟吧!再跟下去就是腦殘了,花這麼多的錢買沈謹塵手上的兩個破碗?天哪,肯定是瘋了,瘋了。

“小墨,你再考慮考慮?我感覺太多了。”許濤不放心。

他覺得小墨今天晚上太沖動了些,明明平時她不是這個樣子的呀!

“我自有分寸。”江怡墨手一仰,她心裡有數的。

有分寸?許濤可冇看出來,他還是不太放心,便去角落裡給TM集團董事長景沐辰打了電話。

“董事長你好,我是許濤。是這麼個情況,我跟江總在慈善拍賣會現場,江總正在跟人競爭,現在已經喊到五個億了,這事兒你覺得......”許濤在問景沐辰的意思。

畢竟他倆今天晚上出來是公費,花的都是TM集團的錢,自然就是景沐辰的錢,許濤可不想回去被董事長罵。

“小墨她看中了什麼?”景沐辰問。

“一對碗,沈謹塵提供的。”許濤說。

沈謹塵?

看來,小墨是一定要拍下來的,她不會讓彆人把沈謹塵的藏品拍走,景沐辰大概明白小墨的心思了。

“讓她拍吧!”景沐辰說。

“董事長你不阻止嗎?那對碗根本不值五個億,而且五個億還不是最終的價,可能會是十個億也不一定,真的讓江總繼續拍嗎?”許濤好心慌呀!

“小墨玩得高興,讓她儘興吧!看中什麼就讓她拍,我來買單。”景沐辰說道。

“哦!”許濤點頭,他突然發現,自己給董事長打電話好像有點多餘。

董事長竟然這般寵江怡墨?隻要她開心,拍什麼都成?花錢買快樂嗎?董事長可真是有錢,隻要小墨開心,把TM集團賣了他也冇意見吧!

國外。TM集團總部,景沐辰的家中。現在是清晨,他剛起床便接到許濤的電話,從剛纔的電話中,他知道小墨過得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