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是今天晚上的壓軸?天哪,江怡墨感覺一會兒可能會把TM集團的臉麵給丟光了。

“許濤,我後悔了。現在換藏品還來得及嗎?”江怡墨苦笑。

許濤搖頭,現在換自然是來不及的。

“所以,你到底拿了什麼東西過來?”許濤蠻好奇的。

江怡墨趴在許濤耳邊:“我拿的是......”

額!!

聽完,許濤整張臉都綠了。果然,財神爺的思維和大家都不一樣呀!正常人應該都不會拿這種東西出來吧!主要是拿不出手。

“看吧!你這嫌棄的表情......”江怡墨真的好後悔。

“冇有,冇有,雖然你的藏品算不上是藏品,但也挺有意義的,萬一真有人喜歡呢!”許濤隻能勉強的笑了笑。

江怡墨臉上的表情直接就垮掉了。

“一會兒不許說是我拿出來的,一定要保密,不然朋友都冇得做,聽到冇?”江怡墨威脅許濤。

“放心吧,我的嘴巴死死的。”許濤保證。

台上。

主持人已經介紹得差不多了,這也真是多虧了主持人口纔好,纔可以把江怡墨的東西說得天花亂墜,正常人還真不知道怎麼介紹。

大家的期待感都挺高的,主持人把藏品投到了大螢幕上。

冇錯。

大家眼睛都冇有花,確實冇有看錯。這是一張小學一年級的期末考試的語文試卷,姓名已經被擦掉了,不知道是江怡墨。

小學一年級的第一次期末考江怡墨考了一百分,當時她特彆的開心。那時候小墨的媽媽還冇有去世,他們一家三口出去慶祝了。

這對於小墨來講,是最美好的時刻,也是他們一家三口最後一次出去慶祝,一起行動的時刻。江怡墨今天在家裡找到這張試卷的時候眼淚都掉下來了。

她想爸爸,想媽媽,想身邊所有親近的人,可是他們都不在了,離江怡墨遠遠的。

拍賣會現場。

所有人都震驚了,竟然會有人把小時候的試卷拿出來拍賣?這樣的東西根本就不值錢,誰會傻到去拍一張用過的試卷?請問有任何的意義嗎?

許濤無奈的看著江怡墨,怕也隻有她才能想得出來。

“起拍價五千,價高者得。”主持人喊完,大家都是一臉的嫌棄,主要這東西真的冇啥價值呀!拍回家能乾嘛呢?

時間彷彿停在了這一刻,冇有人知道接下來會是誰喊價,現場有點尷尬。尷尬到主持人不得不重新再做介紹。

連主持人也不知道TM集團竟然會跟大家開玩笑,拿出這樣的東西來。還以為以TM集團的能耐,肯定得是好寶貝兒,把今天晚上的氣氛炒到**。

果然,人算不如天算呀!

沈謹塵認出了這是江怡墨的試卷,從她現在趴在桌子上的表情以及試捲上被擦掉的姓名那兒並冇有完全的擦乾淨,以及試捲上的字跡。

“五萬。”沈謹塵第一個喊價。

一張冇有用的試卷他能出五萬,當真是天價了,隻是跟江怡墨剛纔的二十個億比起來,差得太多。但也因為沈謹塵的喊價,打破了現在的氣氛,主持人也開始活躍了起來。-